Radio Logo
RND
Höre {param} in der App.
Höre 柏林飞鸿 in der App.
(7.565)(6.472)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tartseitePodcasts
柏林飞鸿

柏林飞鸿

Podcast 柏林飞鸿
Podcast 柏林飞鸿

柏林飞鸿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5 von 20
  • 柏林飞鸿 - 德国大选战进入最后冲刺:谁将成为新总理?
    离9月26日的德国联邦议会大选只剩了五天,德国各党派全都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9月19日,三位主要党派总理候选人,即社民党肖尔茨,基民盟拉舍特和绿党贝尔博克进行了第三轮和最后一轮电视决斗。但第三轮电视决斗仍然只谈内政,不谈对华关系,阿富汗问题,对美关系等敏感问题。《明镜》周刊对电视辩论会的印象是:贝尔博克好斗,拉舍特防守,肖尔茨继续是肖尔茨。直播决斗会的Sat.1电视台于电视决斗后公布了Forsa民调机构的闪电民调结果:42%的观众认为肖尔茨是当晚决斗的胜利者,27%认为拉舍特是赢家,25%认为贝尔博克赢了。 绿党和自民党还于19日举行了党代表大会。贝尔博克在绿党党代表大会上,再次攻击现任执政大联盟对气候保护不够努力,绿党确定的路线是气候保护加社会富裕。自民党则重视教育,科技和经济,目标是成为德国第三大党。周日的民调排位上,第三大党还是绿党。德国两个最大党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和社民党在民调中差距不大,社民党领先,但得分都在30%以下。这可能导致三党联盟才能执政。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邮寄投票的选民大大增加。究竟谁能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德国将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新政府,选民将在本周日投票表决。媒体报道说,中国最希望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出任总理。他对中国始终比较温和。贝尔博克严历批评中国,不会给中国好脸色。但联盟党在选举时能否打败社民党,继续保持第一大党的地位,还是个未知数。 当然,默克尔即将离任,也是公众关注的一个话题。有多份媒体表示,由于竞跑的重要党派差距不大,竞选后的执政联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成。默克尔有可能和继续执政到圣诞节。 基民盟籍联邦议会主席舍伯乐间接批评说,是默克尔使本党基民盟目前民调得分不高。默克尔于2018年放弃了基民盟党主席职位, 但没有放弃总理职位。但舍伯乐向《周日每日镜报》表示,党主席和总理席位应该是一体的。“但现在几乎三年来不是这一状况。所以,担任党主席的人得不到奖分。而且恰恰相反。拉舍特站在在多年来很成功的默克尔总理身边,在竞选战中,既不能说,我们全部更新,也不能说,我们继续照老样子干下去。”这是默克尔担任16年总理后给基民盟带来的“问题”。 很多报纸早已开始总结默克尔的总理生涯。《法兰克福汇报》称默克尔是全世界都在观望的总理。《法兰克福评论报》称默克尔已成为一位传奇总理。她的传奇称号有很多条,比如,气候总理,全德国人的总理,欧洲人,赞成德国出口但反对真正的团结精神的总理,难民总理等等。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媒体称默克尔是“自由世界的领导人”。默克尔在执政生涯中击败了很多对手,如佛里德里希默茨,罗兰德科赫等。《法兰克福汇报》因此称她是权力政治家。《法兰克福评论报》认为,虽然默克尔有这么多传奇称号,但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有些称号由漏洞。比如,气候总理默克尔后来为气候转变所做的努力太少。又比如,被称为难民总理的默克尔以“我们能办到”这句名言扬名世界。但她后来却兑现不了这一句话。尽管默克尔执政期间遇到许多问题,但她最后总是巍然屹立在那里。但可惜的是,就经济、社会和和平政策的必要性来看,她屹立的位置经常是错误的。 柏林出版的《周日每日镜报》就激烈的竞选战写道:这次竞选活动真的像绿党声称的那样,存在性别歧视吗?难道默克尔担任16年女总理没有带来什么改变?是的,许多政治家收到仇恨信息。女性政治家尤其容易受到性别歧视的攻击。这不仅只适用于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博克。然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对贝尔博克的个人攻击并不那么尖锐,因为很明显,她最多只可能担任部长职位。默克尔显示,她虽然是一位女性,但照样能统治。当有人因为她是女性而成为联邦总理时,政治和社会中的性别歧视便会结束。
    9/21/2021
    4:28
  • 柏林飞鸿 - 《南德意志报》:阿富汗正在走向饥荒
    国际军队撤离阿富汗后,全球势力发生了什么变化?塔利班周一宣布,已控制潘杰希尔。这地区曾是抵抗塔利班的最后堡垒。阿富汗局势的变化给德国带来了什么新问题?德国媒体发表了一系列看法。 德国《世界报》认为,西方撤离阿富汗,将导致该地区面临一个具有威胁性的新秩序。该地区已经在为新的难民潮和多年的不稳定做准备。中国、俄罗斯和巴基斯坦正试图进入西方撤离留下的真空。在华盛顿对塔利班失去所有军事影响力后,美国政府想利用外交压力迫使喀布尔的新统治者表现良好。但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中国和俄罗斯似乎并不想和美国同步而行。中国驻联合国大使馆已宣布,让塔利班政府融入国际社会的时候到了。莫斯科也发出信号,不想参与对塔利班施加国际压力一事。这两位西方竞争对手的主要目地是要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美国总统拜登本来上台后是要重新团结西方,带领西方走向新的强势。但他孤独而仓促的放弃阿富汗的决定带来了完全相反的效果。 就塔利班寻求和德国建交并获得财政援助一事,《南德意志报》写道:塔利班需要西方,但德国政府不应该满足喀布尔新统治者的所有愿望。对于塔利班来说,治理国家比发动战争要困难得多。他们成功反抗西方军队已经20年。现在,他们进驻了喀布尔总统府。但即便是有北京政府这样的新朋友来帮扶,塔利班也仍然需要西方的金钱,来解决短缺问题。在经历了20年的阿富汗战争后,受到屈辱的西方手里至少还有两个杠杆:金钱和外交承认,这两者都是塔利班所追求的。后者可以等等再说。伊斯兰主义者首先必须以可持续的方式证明他们不会根除过去20年的社会进步。但塔利班发出的最初信号几乎没有给人希望的理由。强硬派在清真寺内煽动反对女性,公共场所的音乐已经被禁止。塔利班统治下的新阿富汗有可能变成旧阿富汗。仓促的外交承认将是错误的信号。援助资金的情况则不同。资金应该很快再次流动起来,因为这个国家正在走向饥荒。如果国际资金长期冻结,不仅会影响到塔利班,也会影响到平民百姓。自从西方战争工业崩溃后,很多家庭全都失去了生计。 《每日镜报》对塔利班要求和德国建交的看法是:一个人迫切需要帮助的时候,还敢用这种果决的语气来说话,还真是很看重自己。塔利班愿意原谅德国人,前提是他们得到外交上的认可和财政援助。喀布尔的新统治者已经学会了他们的公关手法。他们知道,什么东西能吸引很多德国人:让他们良心不安并再次并作出慷慨的许诺--只要德国人愿意再次友善。在对阿富汗局势的许多 --大多是过于乐观的--错误判断后,人们应该通过对权力分布的清晰分析来确定方向。 康斯坦斯出版的《南部信使报》认为,一个践踏人权的政权不能成为西方民主的伙伴。但联邦政府通过自己的失败使自己容易受到勒索。只要塔利班控制了德国承诺可以离开阿富汗的人,谈判回旋余地就很有限。德国政府将不得不做出让步。在喀布尔设置大使馆,最后结果还是相当于承认该制度。其实,塔利班还谈不上是坐稳了自己的交椅。稳定他们统治的让步最后都会得到报复。《南部信使报》对此深信不疑。
    9/7/2021
    4:28
  • 柏林飞鸿 - 德国《商报》:西方在阿富汗失败了
    阿富汗混乱局势引起德国多方关注。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国际行动在阿富汗没有达到目的。默克尔于上周六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电话,谈论阿富汗难民的去留。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没有安置阿富汗难民的地方。德语媒体对阿富汗局势普遍表示关注和忧虑。 《法兰克福评论报》认为,西方在阿富汗没有表现出“必要的耐力”。但人们需要耐力,才能最终实现军事干预的最初目标:民主、自治和稳定。任何人只要看看我们自己国家就都知道,这需要几代人才能做到。西方以及我们所有人都对阿富汗及其人民感到内疚。我们一直追随错误的稳定方案,而没有从根本上重新定义稳定。最终,我们让当地人在塔利班重新实施的暴政下任其自生自灭。以军事主导外交政策的意识形态再次以灾难告终。 柏林出版的《每日镜报》谈到了德国外长在阿富汗局势中的责任。该报指出,外长马斯没有问自己一个问题,因为他已经知道,是联邦情报局把事情搞砸了。这些无能的人对阿富汗的局势一无所知,尽管他们在喀布尔拥有他们在外国最大的工作班子,并且被认为拥有紧密的网络。尽管如此,德国联邦情报局认为,塔利班不会在九月十一日之前占领阿富汗首都。可是,如果喀布尔是在四个星期后才沦陷,那又有多少区别呢? 《新奥斯纳布吕克报》也批评说:可以肯定的是,像其他情报机构一样,德国联邦情报局没有预见到过去几天的戏剧性变化。这令人尴尬。但马斯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人们必须仔细检查德国情报机构的调查结果,而不是自己的调查结果。这实在是厚颜无耻。情报局毕竟已经在2020年底提供了有关国际军队撤出阿富汗后会是什么局面的全面信息。专家们很清楚,喀布尔政府会垮台。就在上上周,外交部在喀布尔的大使馆就已及时警告说,紧张局势会加剧。难道马斯真的要认证他什么都不知道吗? 瑞士《每日导报》对国际军队撤出阿富汗的评论是,“拜登的冷酷算计太短视了”。美国总统拜登拒绝对阿富汗的混乱局面负责。但这场危机将困扰他很长时间。作为有经验和移情能力的人,他被当选总统,但拜登却把对阿富汗的所有责任推卸给他人。很多迹象显示,拜登造成了难以治愈的政治创伤。首先,他还没有结束喀布尔的灾难局面。在接下来的几天和几周内可能会发生一些事件。很多人会死亡,美军可能会卷入血腥行动中。其次,拜登必须遵守美国的基本承诺,从阿富汗撤离所有同胞。如果他不成功,亲善者也会离他而去。第三,如果有朝一日来自阿富汗的恐怖活动打到了美国国内,情况就更会如此。阿富汗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对拜登也是如此。 就北京对塔利班的态度,《法兰克福汇报》认为,北京在靠近塔利班。北京谈到塔利班发出的积极信号,希望加深与阿富汗的关系,并暗示伊斯兰主义者得到民众的支持。 德国《商报》认为,喀布尔的沦陷改变了世界。西方试图向阿富汗输出自己的价值观,但最后以混乱局势告终。当美国及其盟国拼命试图让他们的公民离开阿富汗时,中国正从西方的失败中以多种方式受益。西方在阿富汗失败了。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在阿富汗被注销。受益多多的首先是中国。
    8/24/2021
    4:27
  • 柏林飞鸿 - 德尔塔病毒挑战中国零感染战略
    新冠疫情在中国再次爆发以及中国在冬奥会上的表现,是德国媒体目前关注的话题。德国《明镜》周刊认为,迄今为止,中国比任何一个国家都更好地抵抗了新冠病毒。但德尔塔变种毒株传播能力快,对北京的零新冠感染战略带来了新的挑战。为了重新控制病毒,中国现在打算让德国BionTech疫苗来帮助自己。 德国N-TV电视台认为,新冠病毒从中国走向了世界。而现在,该病毒变种又再次控制了中国的某些地区。该国希望通过大规模测试和严格的封锁措施来捍卫其新冠感染零战略。这引起了轰动。中国的封锁可不是给孩子们过生日。虽然在发生新冠病毒紧急情况时,民主国家有许多例外,但中国的封锁意味着,人们真地被关起来了。中国几个大都市的数百万居民目前正在经历这种状况,原因是出现了个别本地感染源。北京继续执行严格的零新冠感染政策,这包括相当完整的措施,严格的隔离规定,个别城市之间的旅行禁令以及封锁街区或整个城市。每当某个地方出现新的新冠感染时,中方就会下令进行大规模测试和封锁。即使在人口几乎是柏林三倍的特大城市,所有公民都在几天内接受测试。适当的机制已经形成。中国原则上对非重要入境者实行关闭,所以几乎没有病毒从国外传入。专家们认为,目前的爆发是个例外。 中国本来通过监控,良好地控制了病毒。但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德尔塔变种病毒让监控系统受到压力。看来,Delta变种毒株甚至可以在中国这个结构紧密的系统中传播开来。专家们认为,中国的感染数字极低是可靠的,尤其是在与欧洲和美国相比的情况下。认为中国存在未被发现的大规模新冠爆发,是不现实的。但专制国家可以通过监控,更多地干预其公民的生活。新冠大流行开始后不久,中国就建立了一系列升级措施。中央的对策是更紧密地控制地方当局。中方的座右铭是,“信任好,但监控更好。” 在中国,人们几乎没有任何机会来摆脱这种紧密联系的系统。任何没有接受检测或接种疫苗的人,事实上都不能在公共场所活动。而中国人对更严格措施的容忍度比西方要高,或者至少阻力要低。因此,任何反对中国政治领导或批评具体措施的人,都面临危险。而零感染战略已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公民的接受。人们没有抱怨,也别无选择。但问题是,如果边界再次开放,该怎么办?如果其他新冠病毒变种。传入中国,该怎么办?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找到摆脱零感染战略的方法。这让中国人感到烦恼。 现在,人们通过宣传。来加快接种疫苗的速度。中国目前每天有大约1500到1600万人在接种疫苗。中国的抗疫系统还在运转中。 就中国在东奥会上的表现, N-TV电视台认为,中方谴责将奥运会政治化,但中国官媒却同时在抨击美国人或赞扬自己的运动员。香港和台湾的运动员则受到辱骂。中国的举措有自相矛盾的一面。而毛泽东则在领奖台上大放光彩。两位中方运动员在颁奖仪式上,胸前佩戴了毛泽东肖像。这一举动引发争议。因为这一政治象征可能会因为违反奥运会宪章第50条而受到国际奥委会的惩罚。奥委会要求中国队发表声明,但最终决定不制裁中国队。中方承诺,不会再发生此类事件。也许美国一位运动员受到了中方的启发,在领奖时做出特有的姿态。她后来说,她的意思是支持“被压迫者”。这让国际奥委会左右为难。奥委会必须拒绝对毛泽东这位残忍的专制者的崇拜,同时又要拒绝支持被压迫者的姿态。尽管如此,民众对自己的运动员带上毛泽东像章上台领奖还是表示好感。 尽管中国政府像其他国家一样,一再重申严格拒绝体育政治化。但中国却自己深陷其中。比如,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抱怨西方媒体丑化中国一位举重运动员,还有中国强调台湾属于中国。根据中国所得的金牌数,中国本来没必要发出政治的声音。但体育强国之间的竞争总是系统较量的舞台。不管在冷战时期,还是在今天,都是如此。
    8/10/2021
    4:31
  • 柏林飞鸿 - 停止密封地表 促进生态土壤
    德国媒体对中国和德国、欧洲的洪水灾害以及全球气候变化表示了广泛关注。这里仅举数例,让人们看到媒体报道的角度和洪水带来的反思等。 德国《明镜》周刊上周六报道了中国郑州救灾人员利用推土机来援救被洪水围困者的事例。《明镜》报道说,除了橡皮艇和快速自制的木筏外,救灾人员在郑州现在还开动推土机来援救被洪水围困的人们。推土机的好处是,即便是深水区,推土机也能开过去。在河南省,受到洪水冲击的很多是来自河南省的农民工。他们有些被迫留在洪水泛滥的城区,没有电,也没有干净的水源。由于基础交通设施作业被中断,他们既不能去工作,也不能回到他们的乡村。中国有两亿八千万农民工在大城市打工。一位饭店主表示,她没想到,暴雨会下得那么大。但如果郑州的下水道系统不太差的话,雨水不会淤积这么多。他们全家人投资刚开张不久的饭店现在损失惨重。自上周二暴雨引发的洪灾过后,郑州的洪水在慢慢退却。除了数十人死亡外,现在仍有很多人下落不明。最近几天里,河南地区降雨达到了以往一年的降雨量。中国气象局警告说,该省还会面临多个洪水。  德国的洪灾也带来死亡和巨大的财产损失。柏林出版的《日报》发现,迄今为止,德国人认为,灾难离德国很遥远。这样想,就完全错了。德国现在面临一个认知问题。在社交媒体上,洪灾地区的一位女士在一段短视频中说,这样的洪水灾难,本来只应该发生在“贫穷国家”,而不应在德国。然后,她泪流满面地说:“死了这么多人。”结果,她对洪灾的反应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多方指责。但她的立场其实代表了很多德国人的立场,即洪灾不应发生在富裕,先进的德国,而应发生在其它贫穷国家。社民党灾害和居民保护专家Sebastian Hartmann抱怨说,官方部门没有让民众做好充分准备,许多人根本不知道灾害发生时该怎么办。但灾难是在现在,而不是在过去。我们谈论气候灾难时,应该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事情可能会在开始好转之前变得更糟。年轻人在准备采取行动,因为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他们的视野不是狭隘的,而是全球联网的。他们也可以向其他国家学习,包括向贫穷国家学习,如何应对极端天气及其后果。  德国广播电台报道说,鉴于中国、德国、欧洲多地出现大暴雨和洪水,德国环境与自然保护联盟认为,“极端天气事件的增加与气候变化的后果之间存在密切联系”。该协会要求把气候保护和防洪放在一起加以考虑,推出一个气候保护整体政策。实现降低摄氏1.5度气候保护目标的措施必须与生态防洪方案和相应的生态土壤政策连成一体。在生态措施方面,给河流更多的空间十分重要。德国大雨的范围和后果令人惊讶。该协会批评说,近年来,德国在降低洪水风险方面做得太少。德国共有79条河流。泛滥平原中,还是只有三分之一是真正可以让洪水泛滥的平原。9%的洪泛区生态状况基本良好。但在1983年到2020年间,只有1.5%的洪泛平原被还原成自然洪泛区。而这些平原的广泛存在本来是可以防止此类灾难的。  环境与自然保护联盟提出了改革政策16点,其中重要的一点是,要停止密封地表。封闭的地区、道路、定居点甚至新工业区都无法吸水。而在今天的德国,每天仍有52公顷的土地被作为新的定居点和交通区而封闭地表。每天大约有73个足球场以这种方式被封闭和规划。另一个关键词是促进生态土壤政策,提高土壤储水能力。人们发现,农田的耕作方式在这里起决定性作用,如果以最佳方式种植小麦,即在种植小麦后总是种植不同的作物,那么,土壤的吸水能力就能达到最大值,相反,单一长久耕种同一作物,土壤的渗透能力可降低33倍。协会还要求更迅速有力地采取更深远的气候保护措施,加快淘汰化石燃料的使用。
    7/27/2021
    4:34

Über 柏林飞鸿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柏林飞鸿, 要闻分析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at-App

柏林飞鸿

柏林飞鸿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柏林飞鸿: Zugehörige Podcasts

柏林飞鸿: Zugehörige Sender

Information

Wegen Einschränkungen Ihres Browsers ist dieser Sender auf unserer Website leider nicht direkt abspielbar.

Sie können den Sender alternativ hier im radio.at Popup-Player abspielen.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