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Höre {param} in der App.
Höre 中华世界 in der App.
(7.565)(6.472)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tartseitePodcasts
中华世界

中华世界

Podcast 中华世界
Podcast 中华世界

中华世界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5 von 23
  • 中华世界 - 张伦:新历史决议不会真正为中共、为中国未来开出一番新境界
    中共第19届六中全会引发关注,会议被普遍视为是为巩固“习近平时代”,提升党的控制,为明年二十大召开做铺垫。会议焦点、将审议通过的历史决议出台的意义,对“六四”等重大事件会如何叙述引发猜测,旅法学者、法国蓬德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接受本台电话采访谈他对此的观察。 报道称此次为期四天的六中全会被为“重量级会议”,为什么如此受关注? 张伦:我想所有人对最近这几年、尤其是这一年多来因为疫情带来的各种各样内外冲击都有最直观的感受,中国肯定是又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转折时期,明年又有中共二十大,习近平在修宪之后能否顺利地保障自己的权位、中国如何面对巨变的世界和内部的格局,我想在这一局面下开这个会,对于习近平、对中国、对中共当然是有其重要性,同时可能也牵扯到二十大的人事安排,因此这个会当然是比较重要的。 会议的重头戏,是审议和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即所称的第三个历史决议, 为什么是现在要着墨历史,出台这个“历史决议”? 而一般据指六中全会往往是聚焦意识形态和党建工作。 张伦:这个当然是和二十大相关,与意识形态当然也是有其内在联系,就是要通过这样一个决议进一步统一全党的思想。现在我们看得比较清楚,尽管官方在不断地宣称习近平思想的重要性,统一思想等,但是中国社会、共产党其实是弥漫着一种非常迷茫惶惑的心理状态,要通过这样一个决议来进行内部的思想整合,同时进一步给习近平的历史地位,包括下一步可能的继续执政来寻找一种理论上的依据,我想这个时候通过这个决议,从中共、从习的角度当然是有其内在逻辑的。 您预计这个决议会在哪些重大历史问题上有突破性的描述吗? 张伦:坦白说我最近对中共的事情没有给予太多关注,其实道理很简单,这样一个基本的逻辑、基本的态势决定了不到了一个所谓内外矛盾、各种各样因素积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的,所以我也没有给予太多重视。但是这个会可能确实是有其重要性,这里所有的问题肯定是围绕着习的地位、习的执政来展开的,这一点我觉得他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提法出来,从最近几年的宣传可以看到,不外乎是抬高习近平的历史地位,如果抬高习近平的历史地位,我们看到习最近几年的做法,有相当的一部分是否定邓(邓小平)时代的做法的,这个决议如果这样提升,那么某种程度上是会贬低邓,也就是说与当年通过第二个历史决议某种意义上说,可能会有一些相悖的、至少在暗含的逻辑上会相悖、相反、相矛盾的提法出来,这些我想不外乎是为了巩固习的权力、地位、中共的权力、地位做准备、做铺垫的。至于说这个决议能不能真正地解决中共所面临的一些根本性问题、中国所面临的根本性问题?以我这样一个观察者的角度看,我是不抱任何期望的。以最近几年表露出来的各种信息看,我觉得他们有相当一部分是倒行逆施,在“走回头路”,比如说搞个人崇拜、强化对中国社会的控制、限制各种各样人的自由和创意等等,所以,从这些角度考虑,我不觉得这个决议会真正地为中共、为中国的未来开出一番新的境界、新的天地出来。  不少讨论提到对六四等历史事件的评述, 有些分析认为第三个历史决议会保留邓小平对文革是“十年浩劫”、六四是“动乱”的定性,但有可能对当年学生参与六四“采取一种更和缓的描述方式”,而另一种看法则是认为会有比之前更强硬的表述,您倾向于哪种观点呢? 张伦:对文革的评价和对六四的评价是根本不同的、两类性质的事情,对文革的评价如果是缓和了的话,那只能是灾难性的。而这几年其实是在不断缓和,一直在说文革是艰难探索当中的一个问题,最近稍微又有一点往回收,这方面如果软化的话只能是更糟的事情,文革是对这个民族的一个真正灾难,到今天为止,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还在承受着它留下的某种“后遗”恶果。 如果对六四采取更软的评价,当然我们希望看到如此,但是我也不觉得在现在这个背景下会出现这样的可能性,我觉得大概率出现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强硬的一些看法,因为我看不出来它现在有什么样的特殊原因,怎么会这个时候会突然间会对六四有软化的说法,我看不太出来这种可能。当然如果出现、我希望我是错的,但是我看不出来有这种逻辑,是不是人们还是出于有更多这种期望,在做这种猜测,如果按照中共现在、习现在近几年执政的风格、立场的话,对六四会是更强硬的一种态度,我觉得这方面的概率可能更大一些。 会议召开前中国官媒高调宣传习近平伟人形象,被普遍解读是为习近平继续担任中国党政军最高领导造势。因此大会的召开被视为是为明年中共二十大连任第三个任期做准备。 其实2018年的修宪已经为习近平连任总书记铺平了道路,他还有必要做这些宣传和铺垫吗? 张伦:当然还是有了,因为毕竟中共(领导人)的任期,这是经了文革、经了六四这两场巨大的灾难之后换来的中国的一种进步,许多人经常忘记有一个具体的历史背景,就是人们常常认为六四只是牺牲,没有赢得中国的一些什么进步,其实邓小平最后彻底地退下来,他宣布彻底地辞职,(把权力)交出去,这是跟六四的屠杀、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有直接的关系的。他(邓小平)是在六月份,后来又是在九月份,分别向中共的常委、包括第三代领导人开始交班,之后提出辞职。所以,这是巨大的灾难换来的中国的这样一个政治上的进步,使得政治在六四之后的三十年有一个基本的预期,就是中共建立了退休制,那么现在习要把它改掉,我想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后果,将来我们会看到的,我们期望不出灾难最好,但是这种可能会给中国政治带来的不确定是巨大的。 习现在是两任了,他要彻底地、如果让自己继续执政下去,他面临的压力、各方面的反弹还是会很大的,尽管他修宪了,人们也知道这样一个意图,但是真正做到这一步的时候,他还是要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安抚人心,让人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所以我想这方面他做这方面的工作当然是有他的目的的,不是说他改了之后,事情落实下来的时候就会很顺畅。 您谈到了有关人事,对于人事的布局,在会议召开前夕,一些重要高官落马,包括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涉嫌“受贿”被逮捕,前副总理张高丽被曝性丑闻等,这些是否涉及到他的整个的人事安排布局? 张伦:一定会如此的,在二十大前一年半左右的时候,一定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来,围绕着二十大权力的交接、代际的更迭,因为 到二十大会有一些人因为年纪、是不是适合、“七上八下”这个规矩还要不要遵守等等,包括两届任期之后能不能继续做下去,这些事情,牵扯到权力的分配、权力的继承,在这之前,一定会有一个比较激烈的权力的争斗,这个权力的争斗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现出来,现在我们看到的比如说提到的孙力军等人的事情,背后一定是有这样一个逻辑在的,因为这不仅仅是牵扯到二十大的问题,还牵扯到二十大以后下一步执政团队的组成和运作问题。所以我想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六中全会上,也许可能就会有一些人事的变动,或者至少我们能看出一些征兆来,因为有些人如果二十大要上位的话,这个时候是一定要有所动作了,否则就来不及了,从组织上、人事上做调整可能就来不及了,所以这个六中全会重要,除了这个决议之外、包括习自己的连任安排之外,还有一些人事上的东西,我相信要不就直接宣布了,要不迹象就会表现得很明显了,我想这是确定的。 就中国改革发展的现状,张伦先生最后补充说: 张伦:中国几十年,特别是后六四时代发展出来的模式,当然有它的成就一部分、高速增长的一部分,但这个模式本身就有的那种畸形、负面的东西,最近这几年越来越显现出来了,不平衡、不合理的许多问题都在加速显现。这个是需要中国做一些重大的、根本性的调整的,在这方面,我们看吧,他们会怎么样看待这些事情,做什么样的决策。但如果是按照过去这几年的说法、做法,我个人是不敢太乐观的,因为我们也看到这个结果是很不佳的,不敢让人有任何乐观,几十年发展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比如造成中国经济增长的因素现在都在逐一丧失,中国能不能很好地发展出一种新的生长模式?社会、政治能不能做政策上的调整?这些都是面临很大的问题。官方这几年实际上也在做一些尝试,想做一些事情,但是这方面有很多的做法其实是有倒退的。 我自己过去就常有一个说法,就是:改革带来很多的成就,但改革也浮现出很多问题,改革出现的问题应该是用更深刻的改革的方式去解决,但是也有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用不改革之前的那种方式、毛时代的方式来应付这些问题。我们现在看到基本上习这些年更多地是采取毛时代的、不改革的、之前的方式来处理改革出现的问题。中国的改革事实上是走了一半之路,最终这个改革能不能成功?历史性地看,宏观地看最后能不能胜利、成功?我们真的是要画问号了。用过去我也常举的例子,中国大陆一个经济学家周其仁先生所说的,这是“半拉子改革”,我们走到了“半拉子”,这个“半拉子”能不能走下去?就是一个问题了。倒退的话,很可能最终会带来很多很多问题,其实当年中共总理温家宝在下台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就是你如果搞不好的话,几十年改革的成就会前功尽弃,这是他当年说过的话,我想我们现在是存在着这个风险的。 感谢张伦先生接受本台的采访
    11/16/2021
    13:34
  • 中华世界 - 尽管与美国关系紧张 北京环球影城的魔力仍在继续
    哈利-波特、侏罗纪公园、可口可乐......自9月20日以来,北京市民纷纷涌向通州的主题公园——环球影城。这个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产业的象征性 "胜地 ",似乎忽视了近期中央政府坚决反对西方的态度。   就此法国世界报撰文称:在习近平掌舵的中国,环球公司的英文名字Universal ,翻译成中文是普遍性这个词,现在光是这个词就由某种挑衅,甚至是侮辱。如果中国要出版一本有关公认观念的词典,将会给出这样的注解:"普遍性:帝国主义者创造的概念,以证明他们统治世界的愿望。例如:普世价值。最好是使用 "西方 "的(普世价值)或添加 "所谓"的(普世价值)前缀。    然而,自9月20日以来,数以万计的中国人还毫不犹豫地在黎明时分早早起床,甚至是彻夜不眠,前往著名的好莱坞电影公司刚刚在北京东南郊开设的主题游乐园,这家游乐园距离紫禁城直线距离只有20公里。   管门票价格很高(至少约合50欧元),但门票在网上一经推出,几分钟内就被抢购一空,游客们还纷纷涌向影城的纪念品商店。平均每个家庭消费约3000元人民币(合400欧元)。几乎与公园员工每月3500元的平均工资一样多。   哈利-波特——超级明星   不用踏出国门,只在首都郊区,有消费能力的中国人就可以在复制的好莱坞大道上进行自拍,在“变形金刚”景区里与机器人一较高低,还可以假装被“侏罗纪公园”里的恐龙吓得哇哇大叫,在“水世界”景区中的水上表演溅湿衣衫,或是在小黄人大眼萌乐园里对那里的小东西兴奋不已。   不过,主题公园的真正英雄不是机器人或怪异的生物,甚至也不是功夫熊猫,而是他,一个年轻的英国四眼男孩,让人喜欢的哈利-波特,令年轻的参观者趋之若鹜。这也是当地文化的唯一让步。    在中国,众多青少年从早到晚每周七天都在补习功课,以便在期末考试中获得尽可能的好分数,而自小经历了这些高强度的竞争,已经在职场打了几个滚,并站稳脚跟的年轻人会毫不犹豫地在影城自我放飞,去享受他们曾被剥夺了的童年乐趣。   尽管魔法棒要价349元人民币,或是隐形斗篷的价格超过魔法棒的两倍,这都不重要:当返老还童的时候,就不会斤斤计较地消费。这些成千上万的人大多三十来岁岁,喜欢玩见习魔法师的人设,惊叹只要用中国造的塑料棒一指,商店橱窗里的南瓜就会打开,排队去买黄油啤酒,丝毫不遵守要保持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距离。    中国政府讨厌的一切   法国世界报驻京记者注意到,看到这一波娱乐热潮的席卷,不禁让人捏了一把汗。他指出,这几乎是在习主席家窗下上演的热闹,在政治上是否正确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一个月前,一位名叫李光满的博客书写的檄文引起轰动,他热烈欢迎中国领导人接管文化市场 ,称那里"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 ",这位民族主义者恳请说,"我们需要治理一切文化乱象,建设鲜活、健康、阳刚、强悍、以人民为本的文化"。法国记者指出:文章作者被官方媒体掩盖得很好,以至于读者对他与官方宣传的关系没有任何怀疑。   不难想象,美国软实力缩影的环球影城,几乎可以说是代表了中国当局讨厌的一切。至少与日出之国的日本一样多。在北部的城市——大连的市府刚刚放弃将一整条街道建成日本主题街的计划。在中国,纪念日本军队入侵东北90周年的"国耻"之时,给东边的邻居做宣传那肯定是行不通的。    世界报记者指出: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冷战的背景下,环球主题公园的投入运营是一个奇迹。或者简单地说,是不合时宜的。这一项目其实已经讨论了20年之久。自2001年起,也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那一年就开始了双方的磋商。当时的问题不是中国是否会西化,而是以何种速度西化。   迪斯尼张开双臂表示欢迎   然而,直到2014年,中国政府才最终批准了这一项目,并指定一家负责北京旅游发展的企业集团,将持有未来合资上市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而在此期间,上海则超过北京,在2016年6月16日大张旗鼓地为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开幕剪彩。   当时,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甚至在开幕式上宣读了习近平主席的简短致辞。国家领导人祝贺说:“经典迪士尼、精彩中国风的乐园将迪士尼标准和本地最佳实践紧密结合,展示了中国对文化间合作的承诺。 世界报记者认为这是一个很有分寸的演讲,但是在今天几乎是不可想象的。9月20日,在北京环球影城的开幕式上,北京市府官员和文化部长都没有带来习主席的的任何信息。而且在电视新闻中,有关开幕式的报道只有短短14秒,就被简简单单地打发了。   山姆大叔在毛泽东国家的软实力   为了防止左派的批评,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还在自己的博客上解释说,这个主题公园的落成证实了 "中国向世界开放"的政策。他说:"西方文化的吸引力在中国在下降,但是这种文化的一些符号还是有很多粉丝的。   事实上,无论共产党人怎么想,山姆大叔在毛泽东的国度仍然拥有很多 "软实力"。环球影城获得成功也并非例外。在上海和香港的迪士尼乐园是非常热门的主题公园。在中国各地,去星巴克、麦当劳和肯德基的消费的中国人摩肩接踵,美国大片被允许在电影院或网络视频平台上放映,让中国观众大饱眼福,而珠江沿岸观看美国篮球职业联赛(NBA)比赛的人数不亚于纽约哈德逊河两岸的观众。   文章引述了一位画家的感慨:"中国民众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洗脑。从那时起,他们就无法制作出既受欢迎又高质量的人文作品。中国软实力再也没有了,年轻人别无选择,只能转向美国产品,"。   既没有牛仔,也没有拉拉队员   而最主要的是,就是在不当心,美国人也不会对 "中国人"爆粗口。否则是要挨板子的。在环球影城,寻找美国国旗是徒劳,65%的餐厅提供的亚洲食品。每天的花车游行都是环球公司影片中的英雄人物,但没有散发着刚阳之气的牛仔,或是青春亮丽的拉拉队美女,最后压轴的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功夫熊猫。   就连美国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也未能幸免。2008年2月,这位特效影片之王曾写信给当时的中国主席胡锦涛,说他的良心禁止他与支持苏丹当局在达尔富尔进行镇压的政府合作,因此他不会执导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信件寄出后,在很短的时间里,他就被《活着》和《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导演张艺谋取代。   令人惊讶的是:在影城最后一个专门介绍特效的景点播放的影片中,观众发现了斯皮尔伯格的身影,他不再对自己的良心有负担了,而且他是与张艺谋一起,向游客解释说;"在电影中,一切都有可能,但一切都是假的"。对即将结束游玩离开主题公园时的游客来说,斯皮尔伯格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完美的总结。
    10/7/2021
    10:17
  • 中华世界 - 新冠病毒来源论 权威柳叶刀是否变成谄媚北京《有用白痴》 法媒提问
    在中国主席习近平强调提高中国大外宣工作之际,孔子学院因纷纷遭到各国怀疑是带有间谍任务的机构而遭抵制。文革时期历史上著名的美国亲华记者斯诺的《有用白痴》,被中国共产党成功利用,在国际宣传上为当时的中共塑造了农民起义、社会主义改革角色,使得美国对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立场从期初的支持,转变立场的放弃国民党,时值国民党政府爆发贪腐丑闻。后来,接任罗斯福的杜鲁门不再支持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导致红军得以反败为胜,国民党节节败退,撤退到台湾。这就是中共历史上,过去发生的《有用白痴》案例。根据法国重要媒体《世界报》近日报道指出,现今自武汉爆发新冠病毒疫情后,接着骨牌效应地引发全球受病毒及变种病毒的肆虐,但国际社会却一直无法顺利调查病毒的来源,此时,似乎又出现了被中国共产党利用的《有用白痴》现象,这次可就是全球具权威性的英国《柳叶刀》学术性医学杂志或其他几个学术界著名的自然科学杂志涉嫌沦为扮演《白痴先生》的角色。本次中华世界也为大家介绍世界报的这番报道及评论。  关于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起源,重要科学期刊是否成了谄媚、拍北京马屁的“有用的白痴”吗? 这是法国《世界报》记者斯蒂芬·福卡特( Foucart)在其专栏文章中劈头提问。  世界报的文章分析,将实验室泄漏作为大流行起源的假设重新回归,说明了《自然》杂志、《科学》杂志和其他主要科学期刊因拥有非凡学术地位所带来的巨大权力。   至于此前的本事件发生的记录:  文章报道指出,新冠病毒来源相关对话的转变没有逃过任何人的注意。 虽然近几个月来,实验室事故是此次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起源的这一假设,在中国强烈抗议下,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销声匿迹在公共空间中,但现在,在它又重新强而有力的回来了,并还带有一种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的合法性来衡量它。  以至于在某些人(错误地)看来似乎此案已经过大家审视过,并认为这个新冠病毒( SARS-CoV-2) 确实在失误下,无意中从一个位于武汉的病毒学实验室泄露,或者是动物身上带病毒传播给人类而造成传染。 一年多以来,这种说法几乎是确定了,而且造成科学论述上的共同意识,那种自然人畜感染,共同患病而溢出的虚拟假设,今天已经成为一个简单的假设,在全球占了舆论的主导地位,并且需要加以证实。  到底这事是怎么发生的呢 ? 报道指出,从形式上讲,和一年前已经存在,支持《是因实验室外泄病毒的假设》说法相比,今天并没有获得更多这方面的证据。然而情势有所转变的触发因素是来自一份由 18 名研究人员共同签署并于 5 月 13 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两页文本。 从本质上讲,作者是这样说的:“我们需要认真对待所有相关的假设说,无论对于自然人畜感染,共同患病导致,或者实验室泄漏的假设都有被严肃对待,直到我们有足够的数据。 ”   文章说, 我们有理由想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真理需要十八个月才能在学术文献中发表出来? 该案例说明了知名度高的学术期刊如《自然》、《科学》、《柳叶刀》和其他一些期刊的非凡力量。这些著名学术刊物扮演的角色就是构建科学辩论的框架,然后灌输给社会大众,他们激发对某些问题的争论,但也把其他的讨论大门关闭。  这就是本案中发生的事情。 在线上的网络杂志《UnHerd》,记者伊恩·比雷尔(Ian Birrell)强加了这一观点,并同时怀疑这些大型科学期刊是不是病毒爆发后,充当了中国政府的“有用白痴”。 这名《独立报 (The Independent) 》的前副主编指出,这些重量级的学术期刊一直在支持宣传强调人畜共患病导致病毒外泄的叙述。 但他们对于这一点,却没有提出任何确凿的证据可以表明确实会发生这样的事件。  世界报指出:这是明目张胆的不对称: 几个月以来,这些科学家们展开了试图强调需要进行科学辩论的想法,他们指出,实验室泄露的假设说应该被重视,但他们却总是经常性地看到自己的文章被拒绝,一直到了5月13日,科学杂志才接受相关论述的投稿文章。  这种不对称有时是显而易见的。 2020 年 2 月 19 日,《柳叶刀》发表了一封来自 27 位科学家的简短信函,声称新冠病毒的自然起源已得到证实,以及确定说,任何提及可能发生的实验室事故都只能是《阴谋论》的结果。   由于《柳叶刀》具有医学上的权威性地位,这论及阴谋论的几行字,对于人们对这件事的看法有深刻的影响,让人们心中牢牢记住了这个看法。然后有其他的科学家也错误的如此保证。  这很明显地,一些大的科学杂志出版商并未共同密谋扼杀这主题的辩论。他们只是受到了学术界普遍存在的偏见的影响,科学历史学家: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的布利斯 (Keynyn Brysse) 和 美国哈佛大学的欧蕾斯克( Naomi Oreskes ),和他们的同事在 2013 年的一项研究中很好地的描述了所涉及到的气候的问题,他们说:“科学理性的基本和本质的价值,导致了“科学家” 非自愿性地选边站,去反对这些悲剧性的结果,也就是去反对所有会颠覆人类社会政治或经济平衡的说法。”  在这种情况下,实验室泄露病毒事故说显然比自然人畜共患感染病毒散布说的后果会更加“悲剧性”。 因对科学家来说更悲剧的是:因为果真是如此,那么科学界本身,将会被质疑:他们的实验操作手法,以及他们可能必须面对的社会责任,这是他们所不愿意临到自己身上的遭遇。  但这个问题并未在这种非蓄意地《选边站》阶段就戛然而止。 由于美国透明度法律而导致的文件披露表明,《柳叶刀》于 2020 年 2 月发表的简短专栏文章不是由指定为该文本第一作者的研究人员所撰写的,而是由一名共同签署人达斯扎克 (Peter Daszak) 撰写。 达斯扎克是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机构 (EcoHealth Alliance) 的主席,武汉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工作的经济财力资助者。  柳叶刀的这篇文章所附的利益声明,也没有提到作者的任何利益冲突--这项声明因此非常具有讨论性,争议性,至少对于论坛的发动者及编辑达斯扎克  先生来说。许多报纸,包括法国世界报,都指出对于这个科学刊物的造成的两个道德上的扭伤:柳叶刀却都没有对于其读者做出任何的澄清、说明。  事情还不仅于此, 世界报继续指出,美联社披露的一份中国政府通告指出,在中国进行的关于新冠病毒Covid-19 的所有科学工作在公开或提交给期刊发表之前都必须经过中国当局的政治审查。 该政府通告还补充说,任何违反这个自 2020 年 2 月起生效的新规则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厉惩罚”。  在发表他们的工作之前,期刊会谨慎地要求科学家报告对其研究工作的任何形式的干扰。 是否有任何提供资助的组织或公司参与了协议的设计? 这些组织或企业是否对手稿进行了校对或修改呢? 他们决定公布研究的结果了吗?在没有针对从这些中国实验室出来的新冠病毒 Covid-19的研究工作提出这些问题,这些科学编辑参加了促进中国政权正常化行动。就此,我们又再次回到了由前面提到的在线上的网络杂志《UnHerd》,记者比雷尔(Ian Birrell)所提出的这个令人感到不快的问题,  也就是:这类大型重量级的科学期刊是否在新冠病毒爆发后,充当了中国政府的“有用白痴”?  根据最新消息,在发生18 名研究人员5 月 13 日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联合签署的质疑文章再度引发医学界专业人士正反两立场的讨论辩论后,英国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6月22日更新了冠状病毒(COVID-19)委员会资料,与武汉病毒专家石正丽合作的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斯扎克(Peter Daszak)已经被委员会以"回避"除名。
    6/25/2021
    11:17
  • 中华世界 - 台湾的护国神山 全球晶片第一大厂台积电
    近日在美中两国继续竞争,两岸关系紧张之际,另一项国际关注的高科技产品全球缺货,也再度让台湾的名字响亮,再度引起国际瞩目。尤其是,美国总统拜登在一次全国讲话中,更是手中抓着一个小小的东西宣布,这就是美国的马蹄钉,也就是说,缺了它,美国就如同一匹跑不动的马,这个小小的东西就是半导体产品的芯片。而目前全球工业国家都因芯片短缺,导致许多重工业及精密工业的生产活动减缓或停摆。而台湾正就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芯片的设计生产地,《台湾集成电路制造公司》,简称《台积电》,则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晶圆生产商。彭博社指出,美國商務部長邀请一些受到到全球晶片短缺影響的企業,将於5月20日舉行視訊高峰會,探討提升因應危機的能力。台灣的台积电也受邀出席峰会。全球晶片短缺也為台積電的業務增添一層政治敏感性。 已于2018年6月宣布退休的台积电创始人董事长张忠谋,自然也就动静观瞻,成为全球工业国家密切关注的工业领导人。 本次中华世界,为大家谈台湾张忠谋的台积电,以及台积电与美国、中国、欧盟,韩国、日本等世界工业国之间的互动。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计划一周后召开举行视讯高峰会,探讨一些重要企业受到全球晶片短缺影响以及如何提升因应危机的能力。    美国商务部指出,会议的目的在于创造与维持「半导体和供应链相关问题的开放对话」,将晶片供需双方集合起来。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受邀参加这场线上峰会的重量级企业包括:台积电、英特尔(Intel)、三星电子、Google、亚马逊(Amazon)、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福特汽车(Ford Motor)等。   而美国总统拜登,早在四月份就与高层幕僚为半导体供应链问题,举办过一场企业峰会,拜登并提议拨款500亿美元专用于半导体研发方案,作为基础建设计划的一部分。根据彭博指出,这项措施得到国会两党支持,可能会成为国会推动的更广泛中国竞争法案 的一部分,推动进度将比拜登的基建方案还要快。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计划一周后召开举行视讯高峰会,探讨一些重要企业受到全球晶片短缺影响以及如何提升因应危机的能力。    美国商务部指出,会议的目的在于创造与维持「半导体和供应链相关问题的开放对话」,将晶片供需双方集合起来。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受邀参加这场线上峰会的重量级企业包括:台积电、英特尔(Intel)、三星电子、Google、亚马逊(Amazon)、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福特汽车(Ford Motor)等。   而美国总统拜登,早在四月份就与高层幕僚为半导体供应链问题,举办过一场企业峰会,拜登并提议拨款500亿美元专用于半导体研发方案,作为基础建设计划的一部分。根据彭博指出,这项措施得到国会两党支持,可能会成为国会推动的更广泛中国竞争法案 的一部分,推动进度将比拜登的基建方案还要快。   布勒东4月30日按计划与英特尔执行长会面,并与台积电欧洲子公司总经理默塞德举行视讯会议。    对于布勒东向台积电的招手,台积电的CEO魏哲家对投资人表示“我们台积电的研发中心与大部分的流水线将继续放在台湾,目前我们并未计划在欧洲等其他地区进一步增建晶圆厂,但也不排除此种可能性”。   另外,韩国制造半导体则是张忠谋口中的强劲竞争对手。 根据日本产经的评论报导,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鎔去年秋天冒着新冠病毒风险飞往荷兰,与全球唯一生产极紫外光(EUV)微影设备厂商艾斯摩尔(ASML)会晤,。日经指出,李在镕此行也表明了三星电子的危机感。    荷兰艾斯摩尔ASML说,这台设备对先进半导体製造来说必不可少,全球出货约100台,超过70%已流向台湾的台积电。而且台积电还是最初具有慧眼而大力投资艾斯摩尔的半导体同行,张忠谋比三星的李健熙、李在镕都能早先了一步抢到商机。    三星在以先进製程量产例如CPU之类产品上颇为辛苦,品质不如人的话,可能削弱半导体记忆体和智慧手机等其他核心产品的竞争力。    日经消息根据数家供应商指出,三星推迟以5奈米製程提高最先进晶片的良率。三星量产5奈米产品落后了台积电好几个月,此后技术落差扩大。虽然三星增加採购极紫外光 机台,但生产技术跟不上台积电,台积电可说比其他厂商都早了一步取得设备。    现在艾斯摩尔甚至在台湾设立办事处,其维修工程人员等于就是为了能就近伺候台积电的需求,因为台积电提供他们的业务量大。    无论如何,张忠谋仍然对外坦言说,韩国是台积电的强劲竞争对手。韩国宣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斥资约4500亿美元建立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基地。  至于中国,除了中芯国际的芯片制造被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掐脖子后,中国当局一再设法打造自产芯片的梦想不但都流于耗费巨资,而且还打了水漂,后来只能紧紧抓住台积电张忠谋,提供他在南京300亩设厂建地,并努力把原本的荒地,打造成宜居之地,兴建学校、医院,拉地铁线等等的优渥待遇,一起都是为了能套牢张忠谋。张忠谋在南京替中国打造一个12寸晶圆厂,主要生产12/16奈米制程。台积电预计砸钱800亿元新台币扩产28奈米制程。  另外,中国由于无法自制芯片,例如手机大厂华为,急需高层级的芯片,上个月拼命向台湾厂商大量收购囤积晶片,因为美国在规定撒手锏日期到时,就会出手禁止贩卖芯片给中国手机等的企业。另外,华为也小心规划企业生产项目,发展电动汽车,避免被局限于智慧手机;电动车的芯片当然也需要台积电供应芯片。  根据张忠谋指出,中国的半导体制造业落后台积电5年以上,逻辑芯片的设计能力也落后美、台1年至2年左右;  另外,中国的飞腾3年前买芯片,找到了台湾业者,有设计能力的世芯公司,下单“量身订造” 的芯片。起初因全球芯片大缺货,世芯大发利市大赚了一阵子。没想到后来美国打压中国集团,它就如三温暖般的股市崩跌,欲哭无泪。  而台湾世芯股价惨跌,全因其第一大客户飞腾,传出将处理器芯片用在开发超音速飞弹的超级电脑,于是遭到美国政府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中  这颗芯片虽小,但对于两岸关系的影响,由于台积电现今备受国际各方瞩目,于是习近平会不会打台湾的问题,赌注顷刻掉到台积电身上。有人说,习近平会打台湾,因为这样可以一举两得,可以顺便抱走台积电;也有另一观点认为,如果攻打台湾打,战争会毁了台积电,对中国拿没好处,所以习近平不会采取这个策略。  也有乐观者认为,中共若打台湾,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保存台积电,会出手保护台湾。  难道张忠谋的台积电是台湾的《护国神山》说,就是这样来的吗?  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4月21日以“珍惜台湾半导体晶圆制造的优势”发表演说时指出,台积电是台湾的《护国神山》,很难再找到下一个。    这是张忠谋首次提出,在全球局势混沌中,台积电将成为地缘政治必争之地后,再次在公开场合提出新论述。他衷心期盼,台湾政府、社会甚至台积电,要守住好不容易打造的台湾半导体优势。    紧接着,美媒彭博社(Bloomberg)专栏作家高灿鸣(Tim Culpan)近日同样也撰文指出,当前的国际关系局势将台积电置于地缘政治风暴的中心。 就这样,全球晶片的短缺也為台積電的業務增添了一層政治敏感性。英国经济学人更是直接拉弓断言:台湾是当今世界最危险的地方。
    5/16/2021
    12:37
  • 中华世界 - 50年来首次下降?中国正面临的人口危机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大饥荒之后中国人口是否会首次出现下降?这个问题似乎非常微妙,而中国于去年年底结束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迟迟没有公布,引发众说纷纭。在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人口下降已经跌破了14亿之后,中国统计局次日即宣布中国人口去年继续增长,但同时表示,具体数据仍有待在人口普查公报中发布。 《金融时报》在4月28日的报道说,中国即将发布 2020年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将报告50年来首次人口下降,尽管近年来中国政府已经放松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以企扭转出生率下降的局面。《时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已于去年12月完成、但尚未发布结果的最新中国人口普查将报告全国总人口不到14亿。而2019年已有报道称,中国人口已超过14亿。 此外,29日的香港《南华早报》也发文援引分析人士说,中国最新的全国人口普查数据预计将显示人口出现关键性的下行趋势。这使得人口规划的决定性改革成为决策者的紧迫任务。 法国电视france24署名塞伯特(Sébastian SEIBT)的报道指,中国没有在原定的4月初发布此次人口普查结果。据国家统计局的表示,这是为了“提供更多的资料”,增加发布更多更细的信息,因而“发布前的准备工作有所增加”导致,但这个解释似乎没有说服中国人,在网络社群平台许多网民留言批评,他们怀疑这是政府不希望让外界知道此次人口普查中暴露的这个令人不快的”小秘密“。 毛时代“大跃进”的痛苦先例 因为三年前已有报道称中国人口已超过14亿,2019年当局甚至高调宣布跨过了这一人口里程碑。据《金融时报》报道,中国国家统计局坚持认为“人口在2020年将继续增长”。但并没有具体说明这一增长是相对于2019年还是针对上次即201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计算。由于这个数据被视为十分敏感,因此在政府各部门就数据解读达成共识之前暂时不会公布,报道引述的专家称,普查结果会对中国民众对自己国家的认知看法以及政府各部门的工作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必须极为谨慎地对待。 法国著名汉学家、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研究员白夏就北京的做法这样向法广表示: 白夏:很简单中共这是垄断信息,它不能容忍其他媒体,尤其是外国媒体来宣布人口下降的消息,我们都知道中国正在加紧国际竞争,成为世界第二甚至第一强国,总之必须位列前茅,而人口开始出现下降, 这就意味着印度可能超过中国,这对于中国现任领导人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但现实是我们很难理解, 因为达到人口峰值逐步下降这从根本上就是中国既定的目标。当然这会带来一系列经济和社会影响,如老龄化问题,同时我们也看到国家统计局数据中所没有撒谎的是,现在中国的出生率是自1971年以来最低,这里要指出的是,当日本出现社会老龄化时国民已经实现富裕,而中国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富裕,这就将导致问题。 人口下降低于14亿阈值的多重不利影响 法国France24电视的报道更直接指,人口下降低于14亿阈值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多方面产生不利影响的坏消息。首先它可能会唤起人们对上一次中国人口出现下降的痛苦记忆,那是在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时期,而主要原因是由于毛泽东发起的“大跃进”造成,大跃进迫使数百万农民离开土地参加工业生产。 习近平的人口政策的失利 其次这一下降也将标志着习近平的人口政策的失败,特别是他在2015年终止了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但在法国中国经济研究所(Idrec)主任玛丽·弗朗索瓦·雷纳德(Mary-FrançoiseRenard)看来,“这一做法为时已晚” 。在2016年中国谨慎放松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之后,出生率从2017年开始下降超过10%。雷纳德总结指,当时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开始放缓,而居民生活的支出日益昂贵,导致中国人不想生更多孩子。 不利于北京对外展示实力形象 再次是人口的减少也将严重不利于北京试图向外部世界展示其实力形象。 人口学者、《大国空巢》作者、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系研究人员易富贤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中说:“美国人感觉中国将必然赶超他们,而人口的减少表明中国并不是那么强大。” 相对于中国在地区最大竞争对手印度来说也是一样,中印几乎在各个方面都在比赛较劲,人口也不例外。印度人口13.8亿,以逼近中国,应该会更快地超过中国,因印度的生育率并未放缓而相反保持走高。 威胁中国经济增长奇迹 但比较而言人口减少首先将威胁到的是中国的经济增长的奇迹。雷纳德表示“人口问题是中国经济的中心结构性问题。”,她回顾近几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说,人口的增加,更具体地说是劳动人口的增加,“对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做出了重大贡献。” 对此《纽约时报》报道更进一步认为人口增长甚至是中国经济模式的支柱之一。英国《金融时报》也指出,过去中国总是可以实现更多的人在工厂工作,增加其制造业的产量,进而促进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 社会的快速老龄化 最后一点正如白夏所指出的,这一人口下降反映了中国人口正快速老龄化,这一现象在许多成熟经济体(如德国、日本等)都曾有出现,但中国社会可能对此准备不足。雷纳德强调说,“这导致对就业者的依赖增加,而在一个几乎没有全民福利的国家,意味着可观的支出。” 人们必须要照顾老人,同时也要为自己退休而储蓄存款,这就导致人们更多储蓄,而中国居民现在的储蓄水平已经很高,这不利于消费”。 因此人口减少和老龄化直接阻碍了习近平发展国内市场、以减少中国经济对出口过度依赖的宏伟计划。 那么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在哪里?如果已出台的放宽计划生育政策不足以阻止人口下降趋势,政府是否应该更进一步、全面放开生育?对此白夏教授这样向本台表示。 白夏:“实际上,鼓励生育似乎是矛盾的,因为中国自1970年以来一直是在努力限制生育。实际上,这是中共取得的一个成功,如果能这样说的话,因为现实已经超出了计划。设想如果中国是保持人口的自然增长率,那么今天将会有20亿人口,中国的处境将更加严峻。因此问题在于,当局是否最终会鼓励出生率。显然,就像我们在放松限制后所看到的,城市居民不愿意更多生育,独生子女也往往倾向只生一个孩子。希望多生的人多是一些欠发达地区,而这不是官方希望看到的,中国最应担心的是人口过度增长,因为中国的可耕地面积不到国土的10%,因此13亿人口已经是相当多了。 ” 针对当前这一人口挑战的解决方案,《纽约时报》说中国政府已经考虑过提高退休年龄,以减少工作与和不工作人群之间日益严重的不平衡。但这一在多国采用、引发不少批评反弹的做法,在中国同样存在质疑和反对,而且这一解决方案只是针对了人口下降所引发的后果,而并不针对其根源。 雷纳德认为,“这一状况只有在国家建立了更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前提下才能扭转,如果生活费用更令人足以承受,可能会说服中国人生育更多的孩子、减少他们在银行的储蓄”。但这样的改革需要时间和资金。雷纳德表示,“应该向负责实施这种社会政策的地方当局分配更多的资源。”同时也有必要组织和计划养老体系机构的建设。 最后是世界其他国家同样与中国的人口状况利益攸关。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中国的人口危机“可能会给中国之外带来极大影响”。如果中国消费放缓,依靠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将会面临困难。但另一方面,雷纳德则强调,“一些领域也可以从中受益”。比如建造和经营养老院的公司,她提出在此领域处于领先的法国或者可有所作为。
    5/8/2021
    10:08

Über 中华世界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中华世界, 要闻分析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at-App

中华世界

中华世界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中华世界: Zugehörige Podcasts

中华世界: Zugehörige Sender

Information

Wegen Einschränkungen Ihres Browsers ist dieser Sender auf unserer Website leider nicht direkt abspielbar.

Sie können den Sender alternativ hier im radio.at Popup-Player abspielen.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