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Höre {param} in der App.
Höre 东京专栏 in der App.
(7.565)(6.472)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东京专栏

Podcast 东京专栏
Podcast 东京专栏

东京专栏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5 von 23
  • 东京专栏 - 面临大选:岸田文雄是否会成为日本任期最短的首相?
    10月14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将宣布解散众议院,日本进入大选,而现在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是否能保住政权呢?这是日本执政党所面临的一个严峻的问题,如果执政党在大选中没有达到众议院议席的半数,自民和公明执政两党就会下野,岸田文雄就会成为日本任期最短的首相。 迄今为止,日本任期最短的首相是东久邇宮稔彦王,任期为1945年8月17日到1945年10月9日,54天,如果现在的执政两党在10月31日的众议院大选中败选,并在大选后马上召开的临时国会上总辞职,10月4日担任首相的岸田文雄的任期很可能不足一个月。 由于新冠病毒感染症的扩大,给前政权菅义伟政权带来了极大的负面效应,共同社9月初的调查显示,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下降到30.1%,而岸田文雄内阁也是以低支持率开始,日本媒体有关岸田内阁支持率的调查显示:《每日新闻》4日至5日的民意调查显示为49%,《朝日新闻》为45%,《读卖新闻》为56%,《日本经济新闻》为59%。 据《朝日新闻》调查,从近些年日本内阁开始时的支持率来看,菅义伟内阁开始时支持率为65%,安倍第二届内阁的支持率为59%,野田佳彦内阁为53%,菅直人内阁为60%,鸠山由纪夫内阁为71%。 随着众议院议员的任期临近10月21日,自民党面曾临着近年来最大的危机。 自民党8月前后进行的众议院选举形势调查,结果令人震惊,因为调查结果表明,在这次选举中,会减少60议席±10议席’。据说这个数字也是菅义伟决定辞职的因素。 在选举分析方面享有盛誉的选举分析家松田馨8月在分析下届众议院选举的现状时,得出的结果是“自民党减少了70个席位”和“自民党和公明党”得到的议席低于半数。(8月26日ZAKZAK by 周刊富士《受新冠打击的众议院选举“冲击预测”,自民党“减少70个席位”,自民党和公民党超不过半数 反菅义伟的无党派阶层的投票率上升 执政党大苦战》) 下届众议院选举的执政党和在野党全国289个单席选区(小选区)和11 个向各政党投票的比例选区争夺465议席, 需要获得233个议席才能保住执政党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 自民党目前的议席数为275议席,如果减少43个席位,自民党就不再能够单独过半数。 目前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席位为29席。 如果两党减少72议席,执政党将低于半数,痛失政权。 看来对于新冠疫情的对应,确实使日本执政两党面临着很大的危机,但是对于执政党来说的救命稻草是最近新冠疫情发生根本性的好转。 由于高传染性德尔塔毒株的影响,日本全国每天新增感染人数一时超过25,000人,在8月21日,新增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为25492人,连续第三天超过25,000人。9月下旬开始急遽好转,9月20日,新增感染者为2224人,这是自7月19日以来,全国新增感染者首次跌破3000人,10日日本全国感染者为553人,11日为369人,连续两天创今年新低,也是去年11月2日(487人)以来连续两天最少。医疗供应体制也大幅改善,特效口服药的开发使为战胜新冠带来了曙光,到10月10日为止,完成一次接种的人已占总人口的72.8%,完成两次接种的已占总人口的63.1%。 这个转变也可能颠覆8月份对于选举的预测,使执政党保住政权,据FNN电视台的10月9日到10日的舆论调查,岸田内阁的支持率在众议院解散前上升,达到63.2%,但是距离投票还有半个月时间,到那时疫情是否会反弹,执政党内会否发生什么负面的事情,现在还难以预料。
    10/13/2021
    4:41
  • 东京专栏 - 历史与现实:为什么中国对岸田文雄寄予厚望?
    日本自民党的岸田文雄总裁(64岁)于4日下午,在日本众参两院正式会议的首相提名选举中当选日本第100代首相。4日夜成立新内阁。10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以罕见的速度,致电岸田文雄,祝贺他当选日本首相。 习近平指出:中日双方应该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立的各项原则,加强对话沟通,增进互信合作,努力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 李克强指出表示:双方应该维护政治共识,加强交流合作,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健康稳定发展,共同迎接明年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 中方如此迅速地对岸田文雄的当选做出积极反应,可以看出中方对岸田文雄新政权寄予厚望。 从岸田新内阁的构成来看,与国际关系密切相关的外相和防卫相留任,仍由菅内阁的茂木敏充和岸信夫担任,官房长官起用前文部科学相松野博一(59岁)担任,他属于细田派,也是安倍晋三的心腹。 岸田文雄内阁带有浓重的原安倍内阁的色彩,而在对外关系上,也将继承以往内阁以日美同盟为核心的战略,但是也将重视与近邻中国等的关系。 在此次总裁选举中,岸田文雄提出一些对中国比较严厉的施策方针,9月13日,在四名总裁竞选者宣布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新闻发布会上,岸田指出:“日本站在国际价值观冲突的最前沿,台海海峡的稳定和香港的民主是试金石,我们将毅然加以应对。” 他直指中国,强调了对威权主义阵营扩张的危机感,并表示将新设人权问题首相辅佐官,关注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问题。 但是有一些舆论认为,岸田文雄在政治承诺中凸显“对抗中国”的态度,可以解读为拉党内保守派势力的票做宣传。 而他所率领的自民党派阀“岸田派”,本是2012年岸田文雄从古贺诚手中接任会长一职的自民党历史悠久的重要派阀--“宏池会”。“宏池会”创始人为原首相池田勇人,其承传为池田(勇人)派→前尾(繁三郎)派→大平(正芳)派→铃木派(善幸)→宮泽(喜一)派→加藤(紘一)派→堀内(光雄)派→古贺(诚)派→岸田(文雄)派。“宏池会”领袖广岛出身者占绝大多数,可称为“广岛帮”。从“宏池会”中曾诞生池田勇人、大平正芳、铃木善幸、宮泽喜一、岸田文雄五位首相和七位自民党党总裁,自民党在野时代也出现了河野洋平、谷垣祯一这两位自民党总裁, “宏池会”的几乎所有派阀首领,都有亲中倾向。 自1957年,日本亲台的岸信介内阁开始以来,反对日中之间的民间贸易等, 而宏池会的创始人,岸信介的后任首相池田勇人希望根据“政经分离”的原则在民间贸易中开辟日中关系,扩大日中间的贸易。 1960年10月21日,池田勇人发表施政演说表示,日本政府一方面固守作为自由国家之基本立场,一方面将依照和平外交政策,培植与共产党国家之友好关系。他认为“基于互相尊重之立场以及不干涉内政之原则而改善我们与中国大陆之关系,是有必要的”,在与美国总统肯尼迪的会谈中,他强调日中文化历史的重要性,认为: “日本与中国进行与欧洲同等的贸易是很自然的”。前尾繁三郎和中国关系良好,而大平正芳在担任外长期间积极参与了日中关系正常化的工作,1979年12月,担任首相的大平正芳访华,宣布启动对华ODA援助,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启动资金,日中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迅速加强,40多年后,中国成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而曾任首相的铃木善幸,1972年曾担任自民党总务会长期间,协调自民党内的意见,为恢复日中邦交关系正常化,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于1979年和1982年两次访问中国。宫泽喜一在担任首相期间,促成了1992年10月,日本明仁天皇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加藤紘一在促进中国加入WTO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堀内光雄和古贺诚都在中国有广泛的人脉,古贺诚曾多次随自民党前干事长野中广务访华。在靖国神社问题问题上,古贺主张“分祀”甲级战犯,2006年7月访华期间,古贺曾专门前往南京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为死难者献上花圈,并与当时的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举行会谈。 岸田文雄也是会继承这个传统的,岸田文雄于2012-2017年担任外务大臣,是二战后任期第二长的外相。 2016年4月29日-5月1日,岸田文雄作为日本外相访问了中国,同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国务委员杨洁篪、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了会谈。那次岸田访华,是日本外相时隔4年首次访华,并与中国总理实现会谈。日本外相与中国总理的上一次会谈于2011年在北京举行,时任民主党政权外相的玄叶光一郎和中国总理温家宝会面。到那时为止,中国外长最后一次访日在2009年11月,当时的中国外长是杨洁篪,日本首相是鸠山由纪夫,外相是冈田克也。 2012年9月10日,日本政府正式以20.5億日元购买钓鱼岛,2013年12月26日,夺回政权的自民党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了靖国神社,中日关系一度陷入低谷,岸田那次访日,也可以说是一次“破冰之旅”。 岸田在担任外长期间一直忠实贯彻安倍晋三力图改善日中关系的战略思想,安倍晋三在2013年7月7日接受富士电视台采访时对中方对日中首脑会谈“提条件”提出批评,他认为“日中两国关系密不可分,正因为存在问题,两国才更应该进行对话”。他一贯主张“没有前提条件的日中首脑会谈”,他几乎也不错过任何能与习近平进行会谈的机会,到那时为止,他已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10次首脑会谈。 再一个就是安倍在改善中日关系中主张个别事项的对立不应该影响整体的日中间的互惠关系。 2013年9月27日,安倍在首相官邸的记者会上,在回答日中间有关钓鱼岛问题时指出:对于我来说,即使有个别的问题,也要回归互相控制在不影响整体关系的“战略的互惠关系”的原点,从而推动日中关系的发展。 经过双方的不断努力,终于在自2018年10月25日至27日,实现了安倍晋三对中国北京进行了访问,此次访华乃是时隔七年日本总理大臣的访问。 在这一过程中,岸田文雄可谓功不可没。 在9月18日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公开讨论会上,岸田文雄被问及面向明年迎来日中邦交正常化50周年,将如何应对?他认为与中国领导人对话很重要。 因此岸田文雄政权建立之后的日中关系的走向,将继承宏池会的传统和原首相安倍晋三的对华战略,求同存异,寻求发展。 但是由于中美关系和岸田文雄担任外相时相比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冠疫情,也使中国更趋于内向,在香港和国内人权等问题上,与美国和日本所秉承的西方的价值观相去越来越远,对于在经济和贸易上对中国有很大依赖性的日本,在中美的对峙之间应如何应对日中关系,应该是岸田政权越来越难的课题。
    10/6/2021
    4:08
  • 东京专栏 - 中国大陆与台湾同时申请加入CPTPP使日本骑虎难下
    9月23日,台湾政府正式宣布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正在美国访问的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表示,欢迎台湾申请加入CPTPP。 茂木外相表示:“此次台湾申请加入CPTPP,我国对此表示欢迎。”而对于9月16日申请加入CPTPP的中国,茂木和其他与CPTPP相关的日本政府阁僚充满了警戒,并没有表示欢迎。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9月17日上午在记者会上在谈及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时指出:将与参加国合作谨慎对应。 CPTPP原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最初是由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成员发起,从2002年开始酝酿的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旨在促进亚太区的贸易自由化。 2017年1月23日,美国总统签署行政命令,美国退出TPP,之后TPP改组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同时把22条由美国主张但他国多反对的条文冻结,而日本为首的不含美国的11国代表2018年1月23日,决定于同年3月初在智利签署该协定,同年12月30日,该协定正式生效。 2021年1月31日,英国正式向该年度轮值主席国日本提出加入申请,成为第一个正式申请加入的“非发起国”国家。 虽然日本对台湾加入CPTPP持欢迎态度,对中国的加入持谨慎态度,但是日本却不可能接受台湾加入CPTPP ,却把中国大陆拒之门外。 首先从经济层面考虑,早日迎入中国加入CPTPP,好处是巨大的,中国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比如日本加入的包括中国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有望将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推高约2.7%,按2019年度日本实际GDP计算,增幅将达到约15万亿日元。 中国经济在过去20年中取得了显着增长,自2018年以来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大国。 在RCEP15个成员国中,中国的GDP高于其余14个国家的总和。 同样,如果中国现在加入CPTPP,中国的GDP大于包括日本在内的其余11个国家的总和。 换句话说,对成员国来说好处很大。 因此有一些成员国如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欢迎中国的参与。据日本政府此前估算,日本加入CPTPP推高GDP的效果约为1.5%,使美国重新加入该协定,能将日本GDP推高约2.6%,而中国大陆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的最大的贸易进口国,2019年,中国向日本的进口占日本整个进口额的23.5%,台湾为第6位,占整个进口额的3.7%,中国大陆也是日本第二大出口国,占日本整个出口额的19.1%,台湾为第四位,占整个出口额的6.1%,当然中国大陆加入撤销关税的幅度更大、在投资与服务行业自由度更大、贸易流通将更加流畅、保护知识产权的要求将更加严格的CPTPP的经济效果会远远超出台湾,对日本经济拉动作用应不小于美国,而把中国尽可能拉进与日本等各国相同的规则框架之下,并促使亚洲发展走上稳定轨道,也应该是CPTPP能够发挥一个重要作用。 日本国内也有欢迎中国加入CPTPP的声音,大阪商工会议所会长尾崎裕(大阪煤气顾问)17日在记者会上谈及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CPTPP一事时指出:“中国是构成世界经济的大国和要素,加入CPTPP这一国际框架,应该受到欢迎。” 但是中国面临国有企业优待和知识产权保护不完善及限制数据的国际流通,要求外国公司提供源代码等诸多应改善的课题,日本方面认为,从2012年习近平执政以来的中国的状况来看,中国难以在这些方面实现改革,台湾在这些方面更符合CPTPP的要求,但是如果接受台湾,会招致中国的强烈反弹,中国外交部9月23日表示,中国“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与台湾进行官方往来,坚决反对台湾地区加入任何官方性质的协议和组织”。日本在这一问题很难做到接受台湾加入却反对中国加入,在现阶段也不可能同时支持中国大陆和台湾共同加入。 第二,CPTPP原本是为了制衡中国通过“一带一路”经济带构想等扩大影响力的美国主导的“包围网”,如果吸收台湾加入,从地缘政治学上来说,无疑会补强这个包围网,但是目前美国无意重返CPTPP,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24日在记者会上,就日本参加的、中国大陆和台湾也申请加入的CPTPP表示,在目前状况下无意重返。他指出:“为了强化在全球通用的竞争力,投资于国内是首先要做的。”没有美国做靠山,日本没有勇气把台湾拉进CPTPP而不同意中国加入CPTPP。 因此,同时展开同中国大陆与台湾的CPTPP谈判,对日本来说是难上加难的。
    9/29/2021
    5:26
  • 东京专栏 - 日本为什么支持英美帮助澳大利亚建造核动力潜艇?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三国领导人9月15日宣布,三国建立名为“奥库斯”(Aukus)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并宣布美英将协助澳大利亚建造其首艘核动力潜艇,这项被称为“Aukus”的协议,将使澳大利亚获得建造核动力潜艇的技术,三方表示,澳大利亚将获得至少8艘核动力潜艇,使用美国技术在其国内建造。此举挫败法国与澳大利亚此前签署的价值数十亿美元达成的一项常规潜艇协议。法国外长指责澳大利亚和美国在一项新的安全协议问题上撒谎,并迫使法国召回驻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大使。 而日本则体现出于赞成“奥库斯”成立和美英将协助澳大利亚建造其首艘核动力潜艇的态度。日本外相茂木敏充9月17日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和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分别举行电话会谈,对美、英、澳三国建立新的安全框架“AUKUS”表示欢迎。茂木给予肯定称“有助于加强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参与”。 在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的会谈中茂木还提到,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将于24日举行“四方”峰会,一致同意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进行合作。 此后,茂木还与英国外相特拉斯通了电话。他还提到了英国皇家海军最先进的航空母舰“伊丽莎白女王”号首次在日本靠港,并确认将进一步推动日英安全合作。 关于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的新安全框架““Aukus”,日本政府消息人士17日表示,澳大利亚拥有与美国和英国技术合作的核动力潜艇后,行动范围将扩展到东海和日本周围。他说,如果扩展到该水域,“(日本)将有更多的联合行动空间”,日本也将从中受惠。 这位消息人士解释说,“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的参与集中在南海。”他指出,核动力潜艇比普通潜艇可以下潜更长的时间,“行动半径就扩大了”。 日本曾经在向澳大利亚销售潜艇的军火出口中输给法国,2016月4月26日,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举行记者会,宣布决定选择法国企业作为新型潜艇的共同研发伙伴,新型潜艇仅制造费就达500亿澳元(约合人民币2509亿元),维护管理费达1000亿澳元,是澳大利亚到那时为止最大宗的防卫装备品采购。日本、德国、法国为这项军火生意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日本当时希望用在技术和装备上都很先进的日本“苍龙”级柴电潜艇来装备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苍龙级潜艇为日本海上自卫队最新式的一款潜舰,首艘苍龙号(SS-501)由三菱重工神户造船厂负责建造,最大潜航排水量为4200吨,是世界上排水量最大的实用战术潜水艇,其动力系统采用AIP装置(英文:Air-Independent Propulsion;AIP、亦称:不依赖空气推进),也就是在无需获取外间空气中氧气的情况下能够长时间驱动的潜艇,连续潜航时间及潜航距离较长,但是当然无法与核动力潜艇相比。澳大利亚不采用日本潜艇的理由是该潜艇采用的AIP技术来自瑞典,而且锂电池不安全。据悉,澳大利亚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认为日本提出的方案“最差”,从那时起,日本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制造大型核潜艇的局限性。 澳大利亚宪法一直将无核化视为重要国策之一,不仅民用设施,在军事领域也一直不推动任何核动力的发展,也没有核动力舰艇维护设施和核燃料生产与销毁企业。 但是澳大利亚这次突然宣布将在美英协助下建立澳大利亚首艘核动力潜艇,也似乎给日本带来了一线希望,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建立新的安全保障架“Aukus”,在无核武器国家导入核动力潜艇,体现了美国拜登政府急于强化对华包围网的强烈姿态,美国打破二战之后只与英国分享最先进战略军工能力的先例,吸收澳大利亚进入美英核动力武器团队,今后也可能把日本网罗在内,目前,中国有现役核潜艇共27艘,其中,战略核潜艇22艘,战术核潜艇(包括科研使用)5艘,日本如果不依靠美国等多国的协助等,无法和近在咫尺的中国抗衡。 日本官房长官加藤胜信21日在记者会上正式宣布,首相菅义伟将于23日至26日访问美国。他将出席24日在首都华盛顿召开的日美及澳大利亚、印度的四国首脑会议,到那时日本会否谈及日本要求加入““Aukus”的事,十分引人注目。
    9/22/2021
    4:17
  • 东京专栏 - 日本为什么会首次出现“众议院超任期选举”
    日本首相菅义伟在9月3日召开的自民党临时干部会议上宣布,他的自民党总裁任期在9月30日届满后,他将不参加新的一届自民党总裁选举(17日告示,29日投票),并将辞去首相一职。 而日本此届众议院议员的四年任期到10月21日届满,日本《公职选举法》第31条规定:“因众议院议员任期届满而举行的换届选举,应当在众议院议员任期届满前30日内举行。 ” 因此可以把投开票日设置在9月21日到10月20日,而现在菅义伟政权实施下届众院选举的方案原以“10月5日发布公告、17日投计票”为主。 日本的政治制度是议会内内阁制,首相,也就是内阁总理大臣要通过间接选举产生,即老百姓只能选举议员,议员才能选出首相,也就是说首相要从国会议员中选出,因为众议院代表“民意”,参议院代表“良识”,故《日本国宪法》施行以来的内阁总理大臣均由众议院议员出任,《日本国宪法》虽然有规定内阁总理大臣的产生程序,却没明确规定其任期,但是各党的党章均对党首任期有所规定,因而等同间接规范了内阁首相的任期,比如说自民党现在的党章规定,党总裁3年一任,原则上只能连任2次(最多9年),在3年任期将届满时,公布选举告示日和选举投开票日,如果到了提出参选申请的截止日期,没有人站出来参选,总裁可以连任;有人站出来要竞选总裁,自民党就要进行总裁选举,再一个如果众议院议员的任期四年届满,届满后就要举行重新选举,一般来说是在选举中夺得多数议席的政党或联合政党的首领担任新的一届首相。 而菅义伟所担任的总裁期限是安倍担任两年总裁辞职后的剩余期限,因此只有一年。 自民党在总裁选举后,需要召开临时国会,投票选出新的首相,由于菅义伟表示不参加首相竞选,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等将可能依仗在国会的多数优势,在临时国会上经投票选出经自民党总裁选举选出的自民党新总裁担任新一代首相,并将在新首相率领下进行新的一届众议院选举,但是如果10月5日发布众议院选举公告,17号投开票,那么,自民党选出新总裁是9月29日,就是在30日召开临时国会,到10月5日发布众议院选举公告,解散众议院的时间只有6天,而在这6天之内,要任命新首相,要组成新内阁,这就需要好几天的时间,还要发表新首相任职讲演及在议会内的回答各党的质疑,据说“最少需要10天”。 从现在的时间来看,菅义伟政权“10月5日发布公告、17日投计票”的可能性完全消失,在10月21日之前进行众议院选举在时间上也是不可能的了,可能在9月29日选出自民党总裁后,10月上旬召开临时国会,选出新首相,解散众议院,10月底或11月初进行众议院选举,这样,众议院选举时,时间上就超过了此届众议院的任期,而在现行宪法下众议院议员选举拖到任期以后的先例是没有的。也不符合《公职选举法》第31条规定:“因众议院议员任期届满而举行的换届选举,应当在众议院议员任期届满前30日内举行。 ” 9月2日,日本立宪民主党、共产党、国民民主党、社民党四党联合发表声明,要求自民党在此届众议院议员任期届满前举行众议院选举,但是自民党没有给予答复,如何解决这个矛盾,还不得而知。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呢?“罪魁祸首”还是菅义伟。菅义伟寻求的任期届满选举是基于《公职选举法》的规定,也就是“应在任期届满前 30 天内进行选举投计票”。 首相打算放弃解散权,在​​宣布总裁选举前,由内阁决定“10.17任期届满前选举”的日期,以避免在野党“众议院逾期选举违宪”的攻击。 但是,这样的日程是以他“总裁连任”为前提的,有观点认为这是菅义伟“巧妙的连任战略”,如果到9月17日公布自民党总裁选举告示之前没有人出来挑战菅义伟总裁宝座,就可以提前召开临时国会,并且可以省略重新组阁等过程,顺利进入众议院大选。 然而,在决定了9月17日公布自民党总裁选举告示,29日进行自民党总裁选举的日程以后,前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在8月26日宣布他将竞选总裁,菅义伟不经过选举的连任策略破产,党内声讨菅义伟的声音四起,导致菅义伟突然宣布不参加竞选,也使日本在现行宪法下首次出现“众议院超任期选举”。
    9/8/2021
    5:33

Über 东京专栏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东京专栏, 要闻分析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at-App

东京专栏

东京专栏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东京专栏: Zugehörige Podcasts

东京专栏: Zugehörige Sender

Information

Wegen Einschränkungen Ihres Browsers ist dieser Sender auf unserer Website leider nicht direkt abspielbar.

Sie können den Sender alternativ hier im radio.at Popup-Player abspielen.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