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Höre {param} in der App.
Höre 北美来鸿 in der App.
(7.565)(6.472)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tartseitePodcasts
北美来鸿

北美来鸿

Podcast 北美来鸿
Podcast 北美来鸿

北美来鸿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0 von 23
  • 加拿大在关键矿物供应链中的角色
    6月14日美国宣布与加拿大等九个盟国建立矿产安全伙伴关系 (MSP),确保关键矿产供应链能够支持未来的经济繁荣和气候目标,并强调加拿大“是其重要供应商”。加拿大在这个领域是否具有举足轻重的角色?去年美国《北纬60度北矿业新闻》(North of 60 Mining News)曾透露“加拿大将自己定位为关键矿物全球首选供应商”,但这一说法遭到加拿大广播公司的质疑。 近两年来,加拿大在关键矿产方面动作频频。2020年1月宣布制定《加美关键矿产合作联合行动计划》,以保障两国制造业、通信技术、航天国防以及清洁技术所需关键矿产的供应链安全,在美国宣布的35种关键矿产中,有13种来自加拿大。2021年2月,该计划升级版诞生。同年2月,成立联邦-省-领地协同的关键矿产工作组。3月公布31种关键矿产清单,铝、锑、铋、铯、铬、钴、石墨、锂、镁、锰、钾、稀土元素等入选,《加拿大矿产和金属计划》(CMMP)将加拿大定位为主要采矿国。去年3月,渥太华宣布收紧外国投资,保护关键矿产供应链的安全。同年6月,与欧盟签订关键矿产供应链伙伴关系协定,以确保重要矿物的供应,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北纬60度北矿业新闻》指,与欧盟的伙伴关系及美加联盟对加拿大关键矿产的地位至关重要,虽然美国35种清单和欧盟30种清单略有不同,但确定关键性的标准几乎相同,那就是重要原材料因过度依赖而面临断供风险。加拿大不但有充足的关键原材料,还因拥有地球上最清洁的电网之一,加拿大生产全球碳排放最低的矿物和金属产品”。 但加拿大广播公司在去年底的一篇报道中则对“重要的关键矿产超级大国”的定位提出质疑,指“有一种新的观点认为加拿大将成为开采关键矿物的超级大国,本世纪的决定性技术将离不开这些矿物,从电动汽车到智能手机和太阳能电池板。去年11月杜鲁多去华盛顿出席北美三国峰会时,人们就反复谈论这个议题”。 这种定位甚至“被认为是加拿大地缘政治力量的潜在来源,可以在贸易争端中对抗美国。例如多伦多工会领袖杰里·迪亚斯 (Jerry Dias) 就曾建议:如果美国不在电动汽车争端中让步,就切断对美国的关键矿产供应。这让人产生某种错觉,就像在1970年代把石油当武器的沙特阿拉伯一样”。 报道质疑加拿大是否真有这样的实力。美国地质调查局2021年数据显示,加拿大拥有全球3%的钴可开采储量,仅是澳大利亚的七分之一,少于俄罗斯和菲律宾,更无法与拥有一半以上已知供应量、主要由中国拥有的刚果相比,拥有全球2.5%的锂储量,少于澳大利亚、智利、阿根廷和中国。镍、铜、锰、石墨和稀土的已知储量也只占0.7%,是中国1/53。除占世界储量29.7%的钾以外,加拿大在已知重要矿产储量中所占份额很小。渥太华不认同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报告,因为它们将储量定义为目前经济上可行的采矿地点,未能反映地下的巨大潜力。为挖掘地下潜力,加拿大关键矿产办公室在加工和精炼研究方面投入了4770万。 另一项挑战来自中国,美国矿产贸易顾问埃里克·米勒(Eric Miller)指“加拿大沉睡多年,而中国人25年来一直以深思熟虑的战略巩固关键矿产的所有权”。中国企业从未停止购买加拿大资产,2016年中国钼业从美加公司手中买下了刚果钴铜矿的控制权,今年初紫金矿业完成对加拿大新锂公司(Neo Lithium Corp)的收购,不过宁德时代对拥有阿根廷萨尔塔省锂盐湖的加拿大千禧锂业(Millennial Lithium Corp)的收购在去年11月被加拿大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公司截胡,用前加拿大内阁部长托尼·克莱门特 (Tony Clement)的话说就是“加拿大人已经醒了......再也不想再看到中国人收购了”。
    6/21/2022
    4:37
  • 支持北京香港政策的加拿大人盛智文
    5月8日,北京支持的李家超成为香港第六任特首,第二天兰桂坊集团主席盛智文 (Allan Zeman)表态相信在他领导下,香港会保持旺盛的竞争力和稳固的国际地位。来自蒙特利尔的这位犹太裔亿万富翁立足香港支持北京,加拿大《国家邮报》资深记者汤姆·布莱克威尔(Tom Blackwell)去年10月曾称他“会令很多加拿大人汗颜”。 盛智文是一位白手起家的商业大亨,出生于德国南部,父母是逃离纳粹大屠杀的波兰犹太人,1950至1960年代他在蒙特利尔贫穷的环境中长大,7岁丧父10岁开始做报童每周挣20元,周末去牛排馆擦桌子赚30元,16岁去内衣厂做文员,19岁成立公司从香港进口女装,赚到了人生第一个百万,但百万利润税后仅剩42.5万,为逃避加拿大的高税率,他于1968年19岁时移居香港,1975年创立服装贸易公司Colby International,在全球36个城市开设办事处,并在25年后以2.8亿元出手。 1980年代初他创建了兰桂坊,为香港带来传奇的夜生活和餐饮场所。关于兰桂坊的创意来源,他在去年6月接受亚洲时尚中文杂志《品》(http://prestigeonline.com)访问时称1983年他在中环一条不起眼的后街开设加州餐厅,以留住一位美籍女服装设计师,是蒙特利尔市中心酒吧和餐馆林立的新月街(Crescent Street)启发了他,后来拥有20家餐厅的盛智文被称为兰桂坊之父,为香港引进了万圣节和啤酒节。2003年时任特首的董建华希望他接手受沙士重创的海洋公园,在担任董事长的11年间,海洋公园利润连年超过迪斯尼,10年前由他担任董事长、儿子乔纳森任首席执行官的香港兰桂坊集团进入深圳、成都和上海等内地市场。 盛智文从事娱乐行业却滴酒不沾,做了40年服装却很少穿袜子。在东方的传奇发迹令他的自我认同和政治观点发生巨变,2008年他放弃加拿大公民身份加入中国籍,并夸口是他“做过的最好的事情”,他“对加拿大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谁是总理”,在香港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后,“觉得做中国人比做西方人更有感觉”。尽管他仍是香港加拿大商会董事,但显然更重视香港特首经济顾问的头衔,他积极为北京及其香港政策辩护,称“人们批评中国的制度,但30年间它让7亿人摆脱了贫困。过去是东方走向西方,未来是西方走向东方。国安法只会使香港越发强大,变得更中国化,这并没有错”。 去年10月他对彭博社说“香港将成为伟大的城市,北京只会为香港做更大的事”,并称”香港人幸福的关键不在民主而在住房“,他认为中国异见人士只是对自己的生活不满,14亿人口大国需要独裁者,“过多的民主”会适得其反。他在《中国日报》大赞爱国主义,称其“将有助于解决香港多年面临的问题”,盛智文还抨击加拿大所属的“五眼联盟”等“白痴国家和白痴政客”只想“扼杀”中国经济,而“世界的未来在中国,只是大多数世人不明白”。今年1月他又通过媒体向香港青年喊话要“向东看,不要向西看!” 多伦多港加联发言人冯玉兰称盛智文的观点“令人震惊”,“是中国共产党的代言人,仅此而已”,并称他在中国各地的开发项目中“总是靠近权力中心”,是“一个典型的机会主义商人”。 “在港30万加拿大公民小心翼翼藏好护照,准备在危急时刻离开香港”的同时,盛智文正率他的兰桂坊集团进军深圳前海,他相信移民国外的香港人在发现海外生活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美好后,会再次回流香港。 对北京来说,加拿大蒙特利尔是个有趣的地方,它诞生过盛赞中国接班体制的政治学者贝淡宁(Daniel A. Bell),又走出一位对北京铁腕治港赞不绝口的亿万富翁盛智文。
    6/7/2022
    4:43
  • 加华裔后代批驳模范少数族裔神话
    五月是加拿大的亚裔传统文化月,我们继续关注亚裔话题。自1966年美国社会学家威廉·彼得森 (William Petersen) 首次将在美日裔誉为“模范少数民族”后,这一概念迅速涵盖了东亚及南亚裔美国人,也传到了相同文化背景的加拿大,在被美誉半个世纪后,越来越多的加拿大华裔后代对头上的这顶桂冠进行剖析、反思和批判。  从事新闻工作20年的安妮塔·李(Anita Li )在多伦多东部有色人种聚集的士嘉堡区长大,曾在《多伦多星报》和加拿大广播公司及纽约媒体工作,现在多伦多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教授新闻,去年六月她在多伦多《海象》(The Walrus)杂志撰文《反亚裔种族主义不仅仅是个热门话题》指模范少数族裔神话错误百出,她引用约克大学种族问题教授杜阿(Enakshi Dua)所说这一“概念来自美国亚裔的经历,白人主导的媒体和政府成功将其武器化,以加剧亚裔和黑人的分歧”,“人们常听到亚裔发达致富的故事,但这一叙述忽视了许多底层工作,如医院护工等很多都是亚裔”。多伦多约克大学卡尔·詹姆斯 (Carl James) 则认为“加拿大对种族问题讨论不够”,认为种族问题“只发生在美国”。1971 年《加拿大多元文化法案》鼓励新移民保留自己的文化,这种多元文化造成色盲,误以为加拿大社会超越了种族差异。在加拿大,亚裔社区比其他人更成功、更少被边缘化的谎言掩盖的事实是,华裔贫穷人口在10年前还多于黑人。 瑞尔森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戈登·潘(Gordon Pon)分享了高中时遭遇模范少数族裔定型的荒唐经验,他最强的学科是英文, 最差的是数学, 这偏离了典型华裔学生的形象,结果英语老师总怀疑他的文章是别人代笔,他认为将“刻板印象”强加于一个族群,无助于了解族群差异,它与多元文化主义融合在一起,令反亚裔种族主义得以藏身,令亚洲文化被简化为一维存在,陷于狭隘和僵化。加拿大自称是平等的多元文化国家,这延续了种族主义不存在的神话,而事实上加拿大有着悠久的反亚裔种族主义历史,且一直延续到今天。 出生于蒙特利尔上海人家庭的迪娅蒙·姚(Diamond Yao)是当地法文媒体《la converse》记者,她在加拿大百科全书(the canadian encyclopedia)撰文《模范少数族裔》,指“通过将亚裔提升为成功被同化的少数族裔,白人主流社会就可以摆脱种族压迫的嫌疑,否认黑人民权活动家的要求,但这种政治策略导致了亚裔的刻板印象”,“1967年加拿大移民法以积分制代替国别基础,允许受过高等教育的亚洲移民大量进入,强化了模范少数族裔的刻板印象”。 她记录了加拿大媒体关于亚裔神话的两个负面案例。CTV曾播出节目称中国留学生“接管”了大学,剥夺了白人的机会,而画面中的留学生实际上是当地华裔,CTV迫于压力解雇了制片人,事件促成加拿大华人平权会(CCNC) 成立。2010年麦克林杂志撰文“太亚洲化?”指加拿大顶尖大学亚裔学生太多,且不参加社交只追求功名,私立学校白人学生拒绝申请某些大学,只因为它们“太亚裔”,在引发加拿大亚裔抗议后,麦克林杂志拒绝道歉。 迪娅蒙·姚指“模范的刻板印象对亚裔社区伤害极大,不辜负神话的压力导致年轻亚裔心理健康出问题,自杀率增加,一些社区成员以不健康标准为生存策略,羞辱那些反抗者,导致亚裔社区内部分裂”。她认为模范少数族裔造成的刻板印象令人忽视亚裔社区在种族、文化和语言上的多样性,错误地将亚裔脸谱化,抹去了亚裔个体鲜活的历史和生活经历。
    5/24/2022
    4:22
  • 疫情下的加拿大反亚裔种族主义
    五月是加拿大的亚裔传统文化月,据全加华人平权会多伦多分会(CNCTO)等机构3月底发布的调查报告,去年全年加拿大报告种族主义事件943起,比前年增加47%,南亚和东南亚裔受害人数显著增加,加拿大广播公司指”疫情肆虐两年后,加拿大的反亚裔仇恨仍在上升“。 调查发现女性受害人占比64%,儿童和青少年受害者增加了286%,暴力袭击持续增加,投诉被吐口水的亚裔增加了42%,南亚和东南亚裔报告的仇恨事件分别增加了318%和121%,攻击者75%是白人男性,71%的受害者在社交媒体上披露事件,但没有报警,因为他们不想、不知道如何应对或英语水平不够,调查相信实际问题要比报告严重得多。 报告指超过 80%的受害者要求改革公共教育、集体行动或政策,但没人提出索赔。调查报告呼吁”为亚裔社区组织提供更多的长期资金,设立创伤及反种族歧视项目,让更多的亚裔女性参与决策过程”。 由全加华人平权会等机构创立的《疫情歧视举报》网站(covidracism.ca)记录了两年来发生在加拿大各地针对亚裔的一千多起种族歧视案件,今年一月公布的两项调查结果显示疫情重伤了加拿大的种族关系,损害了华裔加拿大人的幸福感和归属感。 维多利亚大学一项研究发现“仇恨和种族主义像病毒一样”危害社会,该大学调查了874名第一代和第二代华裔,发现三分之二的人在疫情期间有过不被尊重的经历,且两代华裔比例大致相同,表明语言能力、专业或收入水平并不会减少歧视的发生。有三分之一受访者受过人身威胁或恐吓,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受到人身攻击,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向警方报案或投书社交媒体。该研究呼吁“疫情传播有公共政策遏制,种族歧视也需要强有力的公共政策来应对”。 另一项调查由加拿大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委托莱格(Leger)机构进行,受访的1547人中有1255名白人和75名华裔,其中近半华裔表示疫情令他们与白人的关系恶化,五分之二的白人表示与华人关系恶化。加拿大华人平权会主席吴婷婷(Amy Go)认为这种差异表明享有特权的白人无法明了亚裔的遭遇,如果疫情期间反亚裔仇恨和暴力事件兴起没有让更多白人意识到问题所在,那麻烦就大了。 疫情开始时,吴婷婷就意识到历史即将重演,华人会像“黄祸”论横行的19 世纪那样成为攻击目标,被指肮脏及携带疾病。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她发现情况比预料的还要糟,她和家人都被吐过口水和被扔过垃圾。 加拿大统计局去年报告称,警方记录的仇恨犯罪从2019年的1951 起急升至2020年的2669 起,其中种族案件翻番,温哥华警察局去年2月更称2020年反亚裔仇恨犯罪增加了717%。多伦多2021年仇恨犯罪比前年上升22%,其中针对东亚或东南亚人的仇恨犯罪上升超过300%。 加拿大广播公司在报道中称,全加华人平权会多伦多分会亚裔种族问题顾问 Kennes Lin认为“今天的情况与加拿大的殖民历史有关”。 加拿大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由来已久,去年11月加拿大百科全书网站(the canadian encyclopedia)刊登了蒙特利尔华裔记者迪亚蒙-姚(Diamond Yao)的文章,回顾了一百多年来亚裔在加拿大所受的歧视,其中有歧视华裔的投票法和排他性移民政策等。1872 年卑斯省修订《选民资格和登记法》,禁止华人和原住民在省级选举中投票。1885 年加拿大颁布《选举权法》禁止华人参与联邦选举。二战后从前线归来的华裔老兵为争取选举权展开多年斗争,1948年华裔获得联邦选举投票权。19世纪末20世纪初,卑斯省亚裔无法获得就业和住房机会,1897年《金属矿山检查法》禁止华裔从事金属采矿业。 1885年加拿大实行《中国移民法》,对华人开征50美元人头税,1903年更增至500元,相当于当时华人两年的工资,但人头税没能禁绝华人移民,1923年加拿大又出台排华法案《中国移民法》,禁止华人进入,只有少量留学生、不包括洗衣店、餐馆和零售业的商人、外交官和在加拿大出生回中国受教育的华人例外。该法律令唐人街成为背井离乡男性的“单身汉社会”,直到1947年《中国移民法》才被废除。 迪亚蒙-姚指“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一直持续到今天,模范少数民族神话及其刻板印象就是一个例子。这种刻板印象将亚裔加拿大人渲染成好学、勤奋和富有,这一神话还割裂了亚裔与其他族裔。在2003年SARS 和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期间,亚裔所经历的种族歧视证明,种族主义仍然活生生地存在于加拿大”。
    5/10/2022
    4:42
  • 五眼联盟为何让位于四边对话和奥库斯
    4月12日日本《产经新闻》称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已非正式邀请日本加入“奥库斯”( AUKUS ),因为日本技术能增强其高超音速武器开发和电子战能力,尽管此说随后遭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否认,但“奥库斯”变成“吉奥库斯”(JAUKUS)的前景,令人再次聚焦这一新的西方战略联盟。 二战期间由美英加澳和新西兰组成五眼情报联盟稳定印太地区民主政体半个世纪后,因中国崛起在2007年催生了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2021年9月美英澳三国又组建了更精锐的“奥库斯”,对比这三个战略联盟,人们不禁要问,面对中国崛起,五眼中的加拿大和新西兰哪儿去了? 去年9月困扰渥太华近两年的人质危机解决后,一度对华谨小慎微的加拿大加紧跟上美国步伐,10月加拿大海军"温尼伯号"(HMCS Winnipeg)首次联合美国海军穿越台湾海峡,12月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今年1月第二次参加美澳印日的“海龙”反潜联合演习,还有舆论敦促加拿大尽快加入四边对话和奥库斯。新西兰则是五眼联盟中的异类,去年四月它称“联盟不应该偏离成员间分享情报的安排”,对联盟试图扩大职权范围、处理军事外交事务持保留态度,今年1月新西兰国防部秘书长与中国军队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视频通话,称重视发展对华军事关系,愿同中方深化战略互信。在对抗中国问题上,新西兰展现出有别于美英澳加的独立性。 可以说是五眼联盟成员的分歧导致了四边对话和奥库斯的诞生。今年1月,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高级顾问威廉·斯托尔茨(William Stoltz)在加拿大特洛伊媒体(Troy Media)撰文分析了这三大战略联盟的脉络。他说“关于五眼联盟多大程度可用于传统情报、军事和执法合作之外的战略和外交活动,去年曾引发激烈辩论。有人不愿突破传统,为避免危及联盟统一,需要有新的战略对话和协调结构”。 曾在澳大利亚国防和情报部门工作的斯托尔茨2020年就建议五眼联盟常设秘书处并定期举行领导人峰会,但直到四边对话得以巩固和奥库斯诞生,这一令五眼联盟在印太战略中发挥积极作用的构想未能实现。反倒是四边对话在去年举行了首次峰会,启动了疫情、气候变化及关键技术的联合倡议和工作小组。 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去年9月组成奥库斯更令人“重新评估五眼联盟与印太地区的关系”,奥库斯“表达了美英对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维护西方力量、特别是反对中国方面发挥更大作用的期望”,“这种期望不是在五眼联盟支持下发生的,加拿大和新西兰被排除在期望之外”,“但问题是五眼中的加拿大和新西兰,与美国主导的在印太地区维持西方力量的战略真的无关吗?” “四边对话和奥库斯因中国好战、寻求控制国际体系、谋求印太霸权而生,美国以鼓励各国抵制中国的经济、外交和军事胁迫作为回应,这种集体反应需要迅速而果断的信息及明确的行动”,而“五眼联盟能否从临时行动的伙伴关系转变为专注于印太地区联合行动的战略机构?”去年初新西兰拒绝在香港和新疆议题上签署“五眼联盟”批评中国的联合声明,斯托尔茨认为“五国没有相应的强硬行动,就可能破坏伙伴关系的完整性,让五眼联盟背上无能的黑锅,印证中国关于其不合时宜的说法”。 斯托尔茨认为“虽然五眼国家是因为对自由民主价值观有共同亲和力、在国际秩序上利益广泛一致而走在一起,但因此假设五国利益完全一致、总能就所有问题达成共同策略是错误的”,与其“在五眼联盟内部制造紧张,让最不热情的成员感到过度被迫参加联合行动,破坏这一组织的团结”,不如另起炉灶。
    4/26/2022
    4:42

Über 北美来鸿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北美来鸿, 要闻分析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at-App

北美来鸿

北美来鸿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北美来鸿: Zugehörige Podcasts

北美来鸿: Zugehörige Se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