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Höre {param} in der App.
Höre 文化遗产 in der App.
(7.565)(6.472)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文化遗产

Podcast 文化遗产
Podcast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5 von 23
  • 文化遗产 - 伦敦终于松口 雅典帕特农神庙大理石浮雕或将完璧归赵
    法国政府11月初终于兑现了总统马克龙刚刚上任之后作出的承诺,将法国博物馆中的二十多件文物交还给了非洲的贝宁,法国因而成为首个向殖民地国家归还文物的西方国家。正如外界所预测的那样,法国此举确实引发了多米诺效应,德国与比利时分别同尼日利亚与刚果启动了各自的文物归还程序,就连始终拒绝归还文物的殖民大国英国似乎也开始出现了松动。希腊历届政府呼吁了数十年的雅典女神庙帕特浓神庙的大理石浮雕或将有可能完璧归赵。 11月中旬,希腊总理与英国首相在唐宁街会谈之后,英国方面终于松口表示理解希腊人民的感受,不再反对归还大理石浮雕,并且将最终的决定权下放给伦敦大英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同法国巴黎的卢浮宫一样,是世界上文物储藏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不过,到目前为止博物馆大英尚未就是否归还希腊大理石浮雕作出明确表态。 希腊雅典的帕特农神庙建成于公元前447-432年,神庙修建时墙壁四周拥有长达16O米的大理石浮雕,如今,这些浮雕早已四分五裂并且分布在世界各地,希腊博物馆仅仅拥有拼凑起来大约六十米长的浮雕,其他绝大部分都被珍藏在大英博物馆,另外极少部分储藏在巴黎的卢浮宫和罗马的梵蒂冈,巴黎方面早已表示,一旦英国作出决定,必将剩下的最后部分归还给希腊。 大英博物馆为何拥有雅典神庙的大部分大理石石雕? 帕德农神庙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中饱经沧桑,建造时的初衷是为了祭奠女神雅典娜,雅典娜被认为是雅典之神,但之后帕德农神庙又曾经成为天主教教堂,清真寺,在十七世纪时甚至被土耳其人用来当作火药库。1687年,威尼斯将军莫罗希尼与奥斯曼帝国交战时下令炮轰被土耳其人占领的雅典,将神庙的大部分化为一片废墟,也开启了帕特农神庙的文物被大肆掠夺的篇章。 十九世纪初浪漫主义思潮掀起了欧洲的考古热,英国驻君士坦丁堡大使埃尔金公爵支付了大量的酬劳从当时位于苏丹的土耳其皇帝获得诏书,将大批收购的大理石浮雕运送回英国。之后,1816年,英国政府用三万五千英镑买下这些古迹,并将它们永久性移交给大英博物馆,这就是为什么大英博物馆将这些大理石浮雕称为是埃尔金浮雕。 事实上,早在十九世纪末,英国政府内部就有人开始呼吁,只要希腊政府要求归还,英国政府就应该将这些古迹物归原主。不过,上述呼声从一开始就遭到了英国政府的坚决反对,也并未引发英国舆论足够的关注,而希腊政府也迟迟未做出反应。一直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希腊政府才逐渐开始发出呼吁,呼吁英国方面归还大理石浮雕,但是,却遭到列届英国政府的拒绝,伦敦方面提出的理由首先是这些大理石浮雕来路正当,倘若当初没有运到英国,很可能会被拿破仑带走,再就是希腊的污染严重,雅典并没有条件接受这些珍贵的文物。 希腊方面在发动外交攻势赢得教科文组织的援助的同时,也加紧修建规模宏大的雅典博物馆,如今,雅典古社庙博物馆早已建成,并且专门为大理石浮雕留下了位置,然而,伦敦却始终对雅典的呼吁充耳不闻。 希腊政府在二十多年前甚至有意对伦敦提出起诉,不过,最近几年来,希腊政府着重外交谈判,试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今年是希腊独立两百周年,英国现任首相约翰逊早期学习欧洲古典文学,对古代希腊罗马拥有特殊的感情,雅典方面因而认为今年应该是希腊收回大理石浮雕的最佳时机,两年前,希腊方面已经向伦敦提出租借这些大理石浮雕,用来纪念希腊独立两百周年,雅典方面特别提到曾经为希腊独立战争而献身的英国十九世纪著名诗人拜伦。 希腊政府的上述努力似乎正在取得一定的成果,根据英国民调机构的最新统计,三分之二的受访英国人认为大英博物馆的大理石浮雕的所有权归属于希腊,认为英国政府理应将这些浮雕归还给雅典。希腊总理也因此发表推文呼吁说,帕特农神庙的浮雕破镜重圆完整无缺的时候来到了,这是英国人民的意愿。 尽管今天民意普遍倾向于归还殖民时期夺回或者通过其他不正当手段收购的文物,博物馆以及文物收藏界对各国收回本国文物的做法颇有争议,认为这对促进世界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无疑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确实,法国人都记得正是巴黎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熏陶前总统希拉克对亚洲文化的兴趣,从而促使他在任时推动中法之间的友好关系。
    12/1/2021
    6:00
  • 文化遗产 - 巴黎一个满载拿破仑历史印记私密地址 薇薇安宫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位于巴黎第二区历史悠久的薇薇安宫(Palais Vivienne),它也是法国首都巴黎最美丽、够气派的私人建筑物之一,位于历史悠久的巴黎市中心,靠近法国古老的股票宫殿,靠近 古老的股票宫Palais Brongniart 和巴黎第二区著名的 Passage des Panoramas。 这里也是典藏着拿破仑文物的历史古迹建筑物。  面积约560平米的薇薇安宫是18 世纪初由法国财政总监建造的,是一座横跨这整个历史悠久街区的私人豪宅的一部分。薇薇安宫建筑物原本是法国最早的股市大殿堂,亦即当时的《财经宫殿》。  可谓金碧辉煌的薇薇安宫,2015年底由拿破仑的疯狂粉丝比耶·让·夏朗松 (Pierre-Jean Chalençon )购买下来。 本身是记者的商业家夏朗松就以这个建筑物所在的街道给它命名为《薇薇安宫 Palais Vivienne 》 。在这位法国著名的拿破仑文物收藏家精心修复装潢下,薇薇安宫就这样金碧辉煌地傲然呈现在世人眼前。夏朗松也在那里打造其私人的收藏品沙龙,所收藏的2000至3000件的拿破仑文物也就阿里巴巴式的琳琅满目陈列着,让人感觉:挤得满满的。 这个建筑经过装潢后,可说恢复了昔日全盛时期的光彩。其特点是精湛的装潢线条、原始风味宫殿门、华丽的镶木地板,以金箔纸黏贴上的墙壁,使得这座顶着6 米高宫殿天花板的薇薇安宫金碧辉煌、气派宏伟。  插话:现在由一家名叫 Keys的公司接手经营,薇薇安宫提供 5 个出租空间,包括 3 个相邻的沙龙。 一个接待区和一个设备齐全的食品室完善了这 560 平方米的部署,旁边是一个长条形的阳台。  薇薇安宫空间私有化的配置和模块化,让运营方能够在这里展开各种不同的活动,例如“ ' 一场时装秀、一场主题展示的展览、一个陈列室或一个大型鸡尾酒会等的活动。这是众多上流社会团体争相选择租用的一个独特且非常能带出其价值感的活动地点。  继续收藏文物的话题:薇薇安宫的主人夏朗松,拿破仑文物经典收藏家,他经常会乐此不疲地口沫横飞的向私下邀约的记者或朋友讲述一,两个小时这些文物的历史典故。由于他的痴迷醉心于此道,因此鲜有其他的法国拿破仑文物研究者能望其项背,在佳士得等地的拿破仑文物拍卖场,他因此被人尊称为《皇帝先生》。  在他收购、囤积拿破仑文物兴盛期,曾经私下展示其私密储藏沙龙。例如:一幅1848年完成的拿破仑肖像油画,上面的拿破仑,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这里充满了各种不同表情的拿破肖像油画,有充满荣光的表情,有高兴模样的。  走入薇薇安宫后,进入的第一个空间,可谓《皇帝的沙龙》,看官就可看到对面墙上挂着一幅巨型油画,画像里,拿破仑戴着王冠、手持国王的手杖。  接着,夏朗松展示一幅拿破仑的半身肖像油画,这是拿破仑登基皇帝之初的肖像画,夏朗松说他 在23岁时买下的,当时他身无分文,只好协商采取5年的分期付款方式买下来。  这个皇帝的沙龙里,还陈列着一个少见的拿破仑的荣誉勋章,接着可看到拿破仑儿子小时候的受洗穿的衣服,背心,拿破仑的内裤、袜子、内衣,一件上绣有N字母(代表拿破仑)的衣服。以及摆了一桌子印有各种不同人头像的拿破仑家族人物的杯子,例如其亲密伴侣约瑟芬或者其姐姐包琳娜等人头像图案的杯子。以及一根皇帝的细杖,手柄部分是用鲸鱼骨头镶嵌而成的。夏朗松端出一个由法国国家SEVRE陶瓷厂打造的一个椭圆形景泰蓝色泽陶瓷器碗盆,以及一个上面雕刻一只老鹰的木制文件柜子,全法国有3个,另外2个存放在罗浮宫等的博物馆。  夏朗松的拿破仑文物收藏品中,还有一本墨绿色书皮的拿破仑法典(code civil),以及经过裱框的一张泛黄的拿破仑与约瑟芬结婚证书。  法国历史节目电视名主持人司提凡尼·贝尔纳观察指出,夏朗松对待这些收购来的拿破仑收藏品的态度很随性、很自然。例如拿破仑的沙发椅,他就毫无禁忌地一屁股坐上去,至于珠宝首饰,例如拿破仑登基皇帝宝座时所戴的戒指(大幅油画里依稀看得见),夏朗松平日就戴在自己的手指上。  他还表示,自己喜欢向年轻学子展示这些收藏品,俾能带动激发学生们投身钻研并收藏拿破仑文物的工作行列。  2019年7月,夏朗松决定把自己所有的拿破仑收藏品全部捐赠给法国国家博物馆。  他还表示这些秘密收藏品,透过展示活动,估计至少有两百五十万名中国人看过这些拿破仑文物的收藏品。是的夏朗松曾经把拿破仑文物带到中国展出。另外,在美国,5年当中有500万名美国人观赏过,他经常往返巴黎纽约参加相关活动。  不过,由于夏朗松的拿破仑文物收藏纯属个人兴趣,经营上采取随性作风,他的收购、转售、然后拿新资金再度出发寻找新收购目标,并不特意走商业盈利路线。钱花到最后,当然也有捉襟见肘的一天,再要调度资金头寸,难免有撞山的一天。不得已,他最后只好出租自己精心修复打造具王公贵族气派的薇薇安宫。如同上述所说,薇薇安宫目前交给一家名叫 Keys的公司接手经营,该宫提供 5 个出租空间,包括 3 个相邻的沙龙,平常可以做时装秀等的不同高展览活动。  与此同时,夏朗松也被迫开始陆续出售自己的拿破仑文物精选收藏品。于是我们在佳士得等的各种国际知名拍卖场,就会看到这位薇薇安宫的主人,被人尊称为《皇帝先生》的夏朗松,高调穿梭在这些拍卖场。毕竟争,这些全球先夺后的收藏家们嗅觉灵敏:有夏朗松的地方,就有货真价实、奇货可居的拿破仑文物典藏品!
    11/24/2021
    6:49
  • 文化遗产 - 夜行列车的回归
    自从高铁与飞机的盛行,夜行列车逐渐在法国乃至部分西欧国家销声匿迹。今年,在生态压力等多方因素影响之下,多国宣布夜行列车的回归。 从巴黎到维也纳,从布加勒斯特到布达佩斯,从昂代到里斯本,从伦敦到彭赞斯,从斯德哥尔摩到纳尔维克:夜行列车对旅客来说既经济,又可算作旅途的一部分,沿途欣赏黄昏夜幕,还可帮助减少碳排放,另外翻新的车厢和舒适度更高的服务,也可消除疑虑;在本次西欧夜行列车复兴计划当中,奥地利毫无疑问当属核心力量,目前从奥地利通往欧洲大陆其他目的地的夜行列车线路,已有20余条。 夜行列车的晃晃悠悠,掉漆的车厢和破损的枕头,途中的神奇故事和当年流行的歌…对于经历过欧洲上一代夜行列车的人们来说,这些元素,往往是他们宝贵的童年或青年回忆。本次夜行列车复兴,带来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发放耳塞,纸巾,瓶装水,配备无线网络,配备早点,为单独旅行的女性配备安全车厢,给高等车厢配备独立洗澡间等,不少列车运营公司将新版的夜行列车打造成了行走的酒店。在这里,很少会看到飞速在电脑上打字的疲惫出差人员;在这里,多的是享受慢速,享受不期而遇,享受旅途过程的不紧不慢的人们。就像是走进了共同好友的客厅:这些本不相识的人,因缘际会共同度过一段旅程,对彼此说些什么,或者分享着静默,下车后继续各自的人生轨迹。 综合世界报多篇消息,到2020年,法国境内的夜行列车仅剩两条:一条是从巴黎到布里昂松,另外一条是从巴黎到阿尔比。根据夜行列车复兴计划,巴黎和尼斯之间的夜车重新恢复运营,人们可以躺着看到地中海的日出;反向则可以看到巴黎雾蒙蒙的早上。如果要从巴黎到布鲁塞尔,从科隆到阿姆斯特丹,坐火车所需的时间还可以让人忍受的话,那么从巴黎到马德里,或者到柏林,基本上已经不再有无需换乘的直达铁路线可供选择。从一个欧洲国家的首都到另一个欧洲国家的首都或者大城市,如果要坐火车,乘客需要长时间保持并不舒服的姿势,例如从巴黎一路坐火车到罗马,至少要坐12个小时。夜行列车恢复后,人们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便可抵达。 有专家解释称,欧盟各国其实有非常发达,却利用率很低的铁路交通:相距一千到两千公里的长距离铁路运输并非没有基础设施支撑,而是被人为放弃了。这或许是出于政治角度的考量,也或许是这个鼓励人们大量消费的社会模式的产物,又或许是个人化,快速化价值观风行的结果;无论如何,欧洲的跨境铁路线当中,有一半都停用了。在税收,拨款,城建规划等方方面面,过去几十年的欧洲大力发展了廉价航空运输,现如今欧洲内部的铁路客运只占据总数的7%。 从环境的角度考虑,马赛到巴黎的一架飞机要比两座城市之间的火车要更加污染,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后者的53倍。从其他角度考虑,夜行列车的复兴,也是增加就业机会,强化欧洲各国之间联动性的机遇。欧洲各国公民在共同出行期间,或许会有意无意地产生一种共同的归属和共同的身份设定与理解。但就比如一辆从布鲁塞尔到维也纳的夜车需要在德国边境更换机车头一样,欧洲各国的铁路客运机制仍需融合,乘客从一国购买经由其他国家,抵达另外一个欧洲国家的夜行火车票,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如果说夜行列车这一几乎消亡的传统正在重回人们的意识,那么如何为其创造有利条件,还要看各国的行动。
    11/17/2021
    5:25
  • 文化遗产 - 承载千条璀璨生命史迹的巴黎兰巴勒酒店
    各位听众,今天要介绍的是位于巴黎16区,原本是土耳其大使官邸的兰巴勒酒店( Hôtel de Lamballe)。 其悠久的历史不但可追溯到17世纪的法国王室贵族,同也承载着千条文艺史暨人类命运史上璀璨生命的踪迹。  17世纪的巴黎,位于帕西(Passy)地铁站附近的这街区还只是巴黎市附近的一个村庄。 一些属于贵族或富有的资产阶级的疯狂建筑物纷纷在那里打造而成。这座最初建于法国重大世纪的兰巴勒酒店就是这种背景下打造的。这座房子伴随着一个橘园、露台和一个大花园,1653 年它是属于法国国王的顾问克劳德·查胡 (Claude Chahu)。然后,著名的劳尊公爵(Lauzun)于 1703 年买下它,并居住于此(1703 年至 1733 年)。并于1783 年,被上了断头台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密友- -兰巴勒公主 (Lamballe )购得它,并以她的名字命名为:兰巴勒酒店 。 1792 年 9 月,兰巴勒公主被法国大革命民众屠杀,并将其头颅用一根长矛刺挂着游街示众。     兰巴勒酒店1846 年被布兰奇医生改造成一间豪华的精神病诊所。 许多著名艺术家都曾经疗住在那里:法国诗人暨新小说家的热拉尔·德·内瓦尔( Gérard de Nerval )、《浮士德》歌剧的法国作曲家夏尔-弗朗索瓦·古诺( Charles Gounod) ,另外还有法国著名小说家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他在那里住了两年,并于 1893 年就在那里去世。   1922 年,兰巴勒酒店被一名战争飞行员和外交官李牧( Limur) 伯爵买下。 这座房子濒临倒塌,然后它被夷为平地,接着按照与建筑的前身相同的设计规划,采用原建筑所采用那些切割成块的大石头重新打造(过去有过砖块和石头砌成)。   只有里面的有一座美丽的花园楼梯环绕着一个假山洞建筑,是在原建筑物时代打造存留至今。1946年,这所房子最终被土耳其人租了下来,之后也就买下来,并在那里设立了大使馆。 兰巴勒酒店就成了土耳其大使的官邸,土耳其的大使馆就设立在官邸旁边。  就这样,在巴黎第 16区,隐藏着这么一个令人惊叹的住所,在那里相继住过的有贵为公主的人物、也经常举行过上流社会舞会、有过咖啡馆音乐会、以及成为电影拍摄地点。不但有前述的内瓦德、古诺和莫泊桑,也住过一些疯子人物如梵高的哥哥在弟弟死后也抑郁不振入院治疗。 这栋建筑的外观:一面红旗飘扬在一座古老的建筑上。 在这面国旗上,有星星、新月,这显然是土耳其国旗。 它位于法国国家广播电台( Maison de la Radio)和巴尔扎克之家(Maison de Balzac), 以及兰巴勒街(avenue de Lamballe )之间。 在安卡拉大使馆的花园后面,还有一条古色古香散发着魅力的小街- - 伯顿街( la rue Berton) 。  法国著名诗人兼剧作家的阿波利奈尔(Apollinaire),根据他在著作《两河流域的浪子》中的描述,已认定这里是巴黎最风景如画的地点之一。 他想象着巴尔扎克用他的那双短腿逃离债权人,穿过一扇后门,通往这条满是石头和车辙痕迹的道路。 美丽风景依旧,巴尔扎克的气息漂浮在空中。  历史上,有几位土耳其名人,被位于巴黎 16 区的这个宁静岛屿上的居民所尊敬。他们是于 1946 年抵达这里的。回顾历史,这得感谢一位 23 岁的年轻女子尼凡(Nevin Menemencioglu),她来到巴黎的目的是为她的叔叔 努曼(Numan Menemencioglu)找一个气派足够作为大使馆的地址;努曼于1942 年至 1944 年期间担任土耳其的外交部长。几个月后,大战中的巴黎被解放了,以亲西方友谊而闻名的努曼重新开放了土耳其大使馆,该使馆在 1943 年之前的三年时间里,将数百名土耳其裔犹太人从纳粹占领者的手中解救出来。当他在 1944 年底搬到首都时,旧居已不再可用:他不得不和他的侄女在布里斯托尔酒店住了好几个月。当时他的侄女正在巴黎漫游,寻找一个值得代表其国家尊荣的建筑物。据悉,她碰巧推开了一位著名军人刚刚搬离的 兰巴勒酒店的大门:此人就是赫赫有名的艾森豪威尔将军;他在巴黎时将这里作为他的军事总部。于是就这样,在巴黎的帕西,藉着兰巴勒酒店,就连上了新鲜活络的法土外交关系的历史。
    11/10/2021
    5:46
  • 文化遗产 - 遭窃玛雅古文明石碑残片被无意识购入的法国收藏家归还危地马拉
    在法国巴黎,一块 8 世纪的中南美洲的玛雅古文明石碑碎片,得以从一场拍卖中幸免逃脱。10月25日的周一,它是被一名巴黎市民的收藏家交还给它的出土声索国- -危地马拉的政府。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为此次活动举办了一场仪式,并担任古物现今持有物主所在地的法国和出土地国家的危地马拉之间的调解人;法国和危地马拉都是 1970 年出炉的《禁止进口、非法出口和运输文化财产公约》的两签署国。  10月25日当天,这位女收藏家向外界解释说,她于 1960 年代,与丈夫在巴黎的一家古董商处购买了这块石碑碎片;她的丈夫如今已去世。 她向媒体保证说,他们两人“完全不知道”这是一个被剽窃的古物。 她发表声明说:“我最大的愿望是让这个古物碎片能够找到它原本的壁画,补回原本残缺的部分。”  这块玛雅古文物残片被交还给危地马拉驻法国大使赫南德兹(Franciso R.Gross Hernandez)。这名大使表示很高兴寻回一个“它可告诉我们更多关于 1300 年前在我们的土地上所发生的事情”的物体。”他感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但也呼吁各国和教科文组织采取更多行动。他并向法新社解释说,在该国所声索的古文物当中,只收回了约 5% 的归还物。  这块石碑残片代表的是最后一个玛雅王朝的其中一位国王。 玛雅文化考古学家多米尼克·米什莱 (Dominique Michelet) 提醒说,它不仅构成了一个“雕塑杰作”,而且“首先它也是一份令人生畏的历史文献”。 这块古物残片现在将加入危地马拉考古博物馆的收藏系列。  2019 年,在出售 100 多件(主要来自 Manichak 和 Jean Aurance 夫妇的私人收藏)期间,危地马拉当局肯定指出,一块石碑碎片来自临近美国边界的科阿韋拉州城市的彼德拉斯·内格拉斯市(Piedras Negras),一个著名的玛雅考古遗址被洗劫。所谓的这块石碑曾在19世纪末被考古学家在现场对它进行了拍摄,从而能证明了它的来源。  这件作品的所有者奥兰斯夫人随后决定从拍卖场撤出该物品,并开始与该国协商谈判。  另外,同样是玛雅文明古物,地理杂志也曾报道过,在危地马拉,一块石碑揭示了玛雅文字的起源 。一个考古团队透露,在危地马拉发现的这个雕刻石碑表明其历史可追溯到大约 2,000 年前。也对于玛雅文化文字的诞生提供了资讯线索。玛雅文化曾经主导了墨西哥南部和中美洲部分地区的文化。  玛雅文明在所谓的古典时期(也就是西元 250-900 年之间)在中美洲达到顶峰,该地区包括了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和伯利兹 。  危地马拉当局肯定指出,这一块石碑碎片来自彼德拉斯·内格拉斯市,考古地址在在1960年代初期遭洗劫盗窃。 这个出于玛雅古城de Yo'ki'b的第九号石碑的碎片,终于在10月25日,在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重新交还给危地马拉政府。  这块自 1963 年以来由法国收藏家拥有的属于玛雅文化遗产的古文物碎片,在中美洲金字塔脚下被洗劫掠夺一度消失无踪的古文物碎片,在其上面的羽毛图案中,铭刻着一段备受赞誉的古老历史。
    11/3/2021
    4:47

Über 文化遗产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文化遗产, 要闻分析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at-App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文化遗产: Zugehörige Podcasts

文化遗产: Zugehörige Sender

Information

Wegen Einschränkungen Ihres Browsers ist dieser Sender auf unserer Website leider nicht direkt abspielbar.

Sie können den Sender alternativ hier im radio.at Popup-Player abspielen.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