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Höre {param} in der App.
Höre 特别节目 in der App.
(7.565)(6.472)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特别节目

Podcast 特别节目
Podcast 特别节目

特别节目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0 von 24
  • 流法港人LK:我父亲何以为六四翻版?
    今年的六月四日是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的纪念日,说到六四,人们自然会联想到香港,因为三十年前不仅香港民众同心协力支持运动并且协助遭到通缉的学生逃离大陆,而且,三十多年来,香港也是中国唯一能够公开祭奠六四的地方,然而,今天,一国两制已经名存实亡,香港已经切切实实地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不仅公开纪念六四已经成为过去,而且,六四的记忆也正在被当局系统性的抹杀!随着北京对香港的政治嵌制的加剧,六四的事实也开始变得模糊,甚至有曾经为六四学生痛哭失声的港人今天居然会为当年的北京政府的镇压辩解。那么,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人对六四立场的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今天流亡法国的香港女子LK 的父亲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代表,她向法广陈述了她父亲的故事。 法广:能否首先介绍一下您的六四记忆,尽管那个时候您应该年纪很小? LK : 当然,我记得那个时候是我爸爸把每一个关于六四的新闻报道都用录音带录下来,我爸爸还担心我看不懂,边看还向我解释,告诉我这些哥哥姐姐为什么要抗争,说他们追求的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告诉我他们在追求什么。其实,当时香港都是一边倒的支持学生,就连香港的大公报和文汇报都支持学生,当时香港人都认为学生肯定不会输,所以全香港当时都支持学生,当然,除了我爷爷之外,记得有一天我们去爷爷家吃饭,吃饭时告诉爷爷之后会去参加游行,当时,爷爷就气得翻桌,把一桌的饭菜都翻倒在地,我当时对我的爸爸特别的钦佩,觉得他真是一个英雄,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不惜与他的父亲翻脸。我觉得我的父亲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但是,令人叹息的是2018年,2019年的时候,他也知道我要参加香港抗争运动,他就问我为什么要参加,告诫我不要被他人利用,还说,我们是斗不过共产党的。我就跟他说,我们是要避免被送中,捍卫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同六四是一样的,他当时突然说,其实六四并不是我们当时所想象的那样,六四是一个骗局,其实,他今天发现六四的问题在学生,他们烧死公安,他好说,军队的士兵其实对学生很好,他们避免伤害学生,他们的死伤人数比学生更多。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六四的那一天,我的父亲在流泪,今天他居然告诉我正是一场误会,这对我来说特别震撼! 法广:您怎么解释为什么他对六四的陈述会有如此巨大的改变? LK :其实,回想起来,我爸爸走到这一步也是很自然的事,六四之后,九十年代,香港掀起到大陆经商开敞的商业风,我爸爸也赶上了这一波,那个时候,港商在大陆是非常吃香的,因为他们比大陆人要富裕多了,所以他们就有一种优越感,他在大陆经商之后也迅速有了二奶,我并不忌讳提到这一点,当时在大陆经商的港人就有一个二奶圈,之所以有这么一个圈,就是因为人数众多,之后,他便经常常住在大陆,我当时就发现与他的交流越来越困难,因为他的政治理念逐渐受到内都媒体的影响,因为他没有精力也没有机会去了解,随着防火墙的日益坚固,尤其是谷歌退出中国之后,我爸爸讲得话就如同中国官媒的大外宣一样,同我以前认识的爸爸完全不一样。这其中不仅仅是由于经济利益,而且,也是因为生活在一个圈子里时间久了,就逐渐会被同化,因为如果不和其他人一样的话,就会被喝茶,会有麻烦,所以就很自然都站到了不找麻烦的这一边。 法广:今天在香港,象您父亲这样的人是否有很多?是否有代表性? LK: 确实是有很多人, 比如说我2014年至2019年期间居住的地方大埔(Tai Po),那里的老一辈都是所谓的左派,是许多左崽居住的地方,所谓左派,并不是西方政治学意义上的左右之分,其实,他们就是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他们很纠结。大埔还有一些居民是从中国大陆逃出来的,他们经常受到打压,他们的商店会遭到打砸,这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特别厉害,所以,他们这帮人今天都记忆犹新。所以,他们中经常有人会告诉我,他们说他们并不是不支持,不要去和共产党去斗,这是鸡蛋碰石头,是没有用的。所以,象他们这些人,如果说他们是支持政府的话,其实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支持,而是出于害怕。尤其是六四的打击阴影还在。所以,我觉得象我爸爸这样的人,之所以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其中原因当然首先是经济利益,其次,就是他真的是被影响了,就像是被洗脑了一样,他们是真的相信! 非常感谢流亡法国的港人LK 女士接受法广的专访!
    6/5/2022
    12:31
  • 时隔33年,世界各地仍在继续纪念六四
    本周五迎来了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海内外及世界各地的人们也以不同方式加以纪念。 在六四事件33周年到来之际,由遇难者家属组成的维权团体——“天安门母亲”与往年一样发表了祭文。“天安门母亲”今年发表的祭文如下:“33年前的今天,中国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惨绝人寰的惨案。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动用军队在首都北京真枪实弹、滥杀无辜,全然不顾十里长安街上数十万学生、平民百姓的生命,将枪口对准学生、市民,甚至出动坦克碾压人群,造成数以万计民众的死伤。 这次由政府一手制造的大规模屠杀事件是在首都居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发生的。6月3日晚10点左右,戒严部队以黑夜为掩护、以坦克和装甲车开路从各个方向开赴天安门广场,沿途一路开枪扫射、追杀,所经之处,学生与市民伤亡惨重。当学生于4日凌晨列队撤离天安门广场走到西单六部口时,军队首先使用麻痹神经的有毒催泪弹,致使在场的学生和市民呼吸困难、有窒息感,倒在地上无法自由行动。一排坦克从倒地人群中碾压过去,当场十多名学生丧生或者碾成重伤。 在目前我们已经找到的203位遇难者中,其中有各大院校的大学生和研究生61名、中小学生14名、失踪人员14名,年龄最小的年仅9岁,最大年龄是66岁。 1989年4、5月间有百万学生、民众参加的游行、请愿和抗议活动,是中国公民依照宪法和法律所赋予的权利,是合法的行为,没有任何违背宪法的行为存在。运动至始至终坚持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在军队镇压之前整个社会秩序稳定,首都学生和市民自觉维持了良好的社会秩序。游行示威的学生与民众诉求只是反腐败、反官倒、要求言论自由、要求公布官员财产、要求民间社会有建立监督政府官员执政是否廉洁的机制,这些诉求完全没有脱离宪法的框架。双方产生分歧时,也只是要求政府通过法制的程序,经过协商、对话的方式使得双方分歧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得到合理解决。 然而,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完全无视民众的合理要求,采取与现代文明完全背道而驰的方式,利用公权,野蛮、残暴地用子弹、坦克碾压屠杀本国的国民,接着是如同法西斯般的全民清查,致使整个社会处于恐怖之中,人人自危。 我们不禁要问:当年的学生运动仅仅是建议为了使执政党和政府更加廉洁地为人民服务,难道需要采用军队镇压的方式,可以无辜剥夺国民的生命?北京的学运波及到全国,也是国民用这种方式表示自己对政府的良好愿望。你们的人民定义是什么?难道国民提出建议就变成了对立面?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用平息反革命暴乱开脱杀人的罪行与责任,太残忍了吧?! 和平时期动用军队屠杀学生、平民毋庸置疑的是反人类的暴行!在‘六四’惨案中被枪杀的鲜活生命面前,中国执政党和政府罔顾事实单方面的定性和说辞是那么的苍白、毫无人性,经不起历史的拷问。 33年来,我们六四受难者群体已经有64位难属相继离世。这一年来我们又有两位离世的难属,尹敏和刘乾。刘乾是我们群体年龄最大的难属,于今年四月下旬去世,终年97岁。 依法追究当年政府的屠城责任是我们的合法权益。33年来,我们一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提出‘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要求通过法律程序与政府对话,解决六四惨案的相关问题。为了死难的亲人呼唤良知,为了寻求公平正义,我们将继续坚定地走下去!”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时年19岁上高二的儿子王楠是遇难者中的一员。回忆这场不幸,张先玲女士通过视频表示:“我叫张先玲是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今年85岁。在1989年6月4日,北京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惨案。当时的政府出动野战军,动用坦克、机枪、真枪实弹地屠杀为反贪污、反腐败(那时叫官倒。)而和平示威、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造成大量的学生、市民的死亡和伤残。” 张先玲说:“我的孩子王楠89年6月4日凌晨一点左右,在长安街上的南长街南口遇难。那时他才19岁,是名中学生。那天早上6点多钟,戒严部队和警察将王楠和另外两个遇难者一起埋在新华门东侧20多米远的,北京28中学(此中学现已改名)门口的草坪中。几天后,死者的衣服被雨水冲刷得露了出来,学校很快要开学,戒严部队只得将三人的遗体挖出。但因王楠年纪小,又穿了一身旧军服,腰间还系了一根正规的军用皮带,就以为他是战士,才将他送到护国寺中医医院的太平间。几经辨认确定他不是军人。6月12号才通过学校让家属去辨认,这样我们才找到了他的遗体。我在‘天安门母亲’网站上有一篇题为‘为了记录历史的真实’的文章,详细记录了王楠遇难的情况。网站上还有很多母亲、父亲、妻子、丈夫们关于亲人被杀害的记录,见证了当年‘六四’惨案的真相!” 张先玲说:“‘六四’惨案是执政党执政以来的国家刑事犯罪。是当时的政府动用国防军屠杀平民的刑事案件。33年来‘天安门母亲’希望通过法律程序,要求政府和我们对话,要求执政当局公布杀人真相和死难者名单,依法道歉、赔偿。逐步查清并追究刑事责任!只有这样才能防止类似的惨案在这个国家再次发生!” 张女士提到:“30多年来,每到这天,很多有良知的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到香港,和香港市民一起,采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游行、参加维园的烛光晚会。以此谴责‘六四’的杀人暴行、悼念‘六四’的英灵!现在维园的烛光晚会虽然不能举行,但维园的烛光不会熄灭,她在全世界正义人们的心中闪亮!这千万支烛光照亮我们为亲人追寻公正、声张正义的路程!我们将一如既往践行我们的理念: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呼唤良知、寻求正义!” 此外,自1990年6月4日起由前香港支联会举办,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在香港国安法及主办单位支联会被迫解散等多重因素影响下连续第三年停办。据《明报》报导,香港警方提前呼吁市民,于6月4日切勿以身试法到维园参与未经批准集结,指网上已经有人鼓吹相关的煽惑行为,称警方当日会果断执法。 报导指,香港警方港岛总区高级警司廖珈奇2日回应提问称,即使是一个人自发到维园悼念,若有其他人在同样的时间和地方,做同样事情,有同样目的,即为群众聚集,需根据《公安条例》申请,否则或属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对此,律师兼选委会界别立法会议员谢伟俊表示,如果市民是自发与家人悼念,当中没有涉及宣传、口号或鼓吹的行为,认为问题不大,但为免麻烦,宜小心考虑。社民连前主席吴文远则认为,警方试图制造白色恐怖,令本港悼念六四的市民提心吊胆。 值得一提的是,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因前年六四集会案等多宗案件入狱,连续两年在狱中度过六四。他在狱中接受《明报》书面访问时表示,周六当天会整天禁食,晚上8时会点起火柴光悼念,并相信港人会与他一起,以各自方式表达悼念之情,认为“毋忘初心的力量,就是薪火相传的榜样”。据悉,同样身陷囹圄的另一前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和前副主席邹幸彤同样会禁食悼念。李卓人另因支联会案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问及对于控罪的看法,他说反对以言入罪的政治检控,将“坚持争取民主无罪”。 报导提及,李卓人正因2020年六四集会等多宗案件在囚,总刑期逾20个月。他另与何俊仁、邹幸彤和支联会同被控《港区国安法》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将于本月24日再提讯,处理交付高等法院审理的程序。支联会去年9月解散时,港澳办及中联办同发声明,指坚决支持港府对支联会涉嫌违法行为,继续调查依法追究到底,并形容解散是“这一反中乱港组织的必然下场”。李卓人在受访时则坚持争取民主无罪,反对以言入罪的政治检控,并反问:“爱人民爱民主何罪之有?” 周六当天,面对维园被关闭,不少香港市民仍在维园一带各自以不同形式纪念六四。有市民亮起手机屏展示电子烛光,或是高举电子蜡烛。当地警方在铜锣湾及维园一带加派大批警员巡逻,多名市民被截查。目前已知社民连成员刘山青下午身穿印有李旺阳肖像的上衣,以及戴上写有“悼念六四”字样的口罩到维园,期间涉嫌拒绝出示身份证,被警员带走。 随着在香港纪念六四成为禁忌,台湾多个民间团体举办六四33周年跨境艺术展,展出题材还涵盖香港、台湾、缅甸等地的政治事件。此外,台湾陆委会周五亦发表声明,呼吁中共真诚面对历史真相,启动政治改革,并落实民主、放弃政军胁迫,才是应对当前内外部挑战的务实之道。 陆委会的声明称:“民主自由与人权法治是台湾及全球珍视的生活方式与一致理念;两岸关系的良性发展与区域的和平繁荣,也都是植基在此基础之上。‘六四事件’的历史教训,正是当前中共政权必须面对正视的课题,唯有真正学习与落实民主人权、放弃以‘政军胁迫’的强制方式处理分歧,尊重与理解台湾2300万民众对国家主权及两岸和平的坚持,才是其应对当前内外部挑战的务实之道。” 据中央社报导,由台湾民团募资重建的港大“耻辱柱”,周六晚在台北的六四33周年悼念晚会揭幕,现场“光复香港”呼声不断。“华人民主书院”协会等多个台湾公民团体4日晚间在中正纪念堂民主大道举办“民主抵抗极权,世界共撑自由:六四33周年悼念晚会”,约有1000人参加。当晚7时50分左右,主办单位在会场竖立以3D列印重建的“耻辱柱”,场上传出一阵阵以粤语高喊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呼声,久久不止。 “耻辱柱”是丹麦艺术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约7米高的雕塑作品,1998年起竖立于香港大学校园,以悼念六四死难者。港大校方去年底将“耻辱柱”移除后,“华人民主书院”协会3月发起募款,希望在台重建,曾引起当地网友对国族认同问题的争论。本次重建的“耻辱柱”约3公尺高。据了解,多名民进党、民众党和时代力量政治人物参加了当晚在中正紀念堂前举行的活动。 国际方面,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五发表声明称:“明天,我们将纪念北京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3周年,数万名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和平地联合起来,呼吁民主、问责、自由和法制。1989年6月4日,为期50天的抗议活动突然结束,中华人民共和国军队进行了残酷的攻击。无数人被关进监狱,死亡人数至今仍不清楚。这些勇敢的人的努力不会被遗忘。每年,我们都会向那些为人权和基本自由挺身而出的人致敬和纪念。虽然许多人自己不再能够发声,但我们和世界各地的许多人继续代表他们站出来,支持他们为促进民主和个人权利所做的和平努力。” 布林肯称:“今天,争取民主和自由的斗争继续在香港回响,每年纪念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守夜活动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香港当局禁止,企图压制对那一天的记忆。我们将继续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暴行和侵犯人权的行为发声,并促进对这些行为的问责,包括在香港、新疆和西藏的行为。对于中国人民和那些继续反对不公正和寻求自由的人们,我们不会忘记6月4日。” 欧盟外交事务与安全政策发言人马斯拉里(Nabila Massrali)通过推特表示:“33年前的这一天,暴力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和平民主抗议活动震撼了世界。欧盟始终声援全球各地和平捍卫自由和人权的人们。#June4 #Tiananmensquarecrackdown”由20余国国会/议会议员及欧洲议会议员参与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当天也通过视频对六四33周年表示纪念,并提出对香港现状的关注。英国、加拿大、德国、波兰等国驻华使团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对六四33周年加以纪念。英国驻华大使馆的推文写道:“在6月4日这一天,我们纪念那些在天安门抗议活动中失去生命的人。今天,在中国的人们无法为那场屠杀举行纪念活动。不过那时所发生的事情没有被忘掉。”
    6/4/2022
    13:50
  • 程渊妻子呼吁联合国人权高专关注湖南赤山监狱的强迫劳动问题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女士今天将结束对中国的访问行程,巴切莱特此行是联合国人权高专2005年以来首次访问中国,也是新疆维吾尔再教育营丑闻披露之后,联合国官员对新疆的首次访问,海内外的维吾尔族人以及同样受到打压的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家属对巴切莱特此行都充满了期待。被中国当局判处五年监禁的湖南公益人士,长沙富能 NGO 工作者程渊的妻子施明磊日前向巴切莱特女士发表公开信,呼吁关注中国监狱内部的强迫劳动,监督中国政府尊重被关押人士的基本人权。旅居美国的施明磊女士接受了法广的电话采访,介绍了她的先生程渊的近况以及她对巴切莱特女士提出的具体要求。 法广:首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先生程渊的情况! 施明磊: 我的先生程渊是长沙富能 NGO 机构的创始人,程渊是联合国人权公约的积极实践者,过去十几年他致力于中国的弱势群体平权,他在中国倡导和实践《联合国残疾人公约》 《联合国妇女儿童权利公约》 《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等公约。2019年7月,他被中国当局逮捕,之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五年监禁,今年一月他被带到赤山监狱服刑,赤山监狱曾经是关押六四受迫害者李旺阳先生的监狱,李旺阳在 2012 年 6 月被自杀前曾向香港媒体详述在狱中被酷刑虐待的各种恐怖经历。早於 2004 年更有 241 位法轮功家属联名控告湖南赤山监狱 酷刑虐待法轮功学员以及长时间强迫劳动的问题。而且,上个月刚刚获释的台湾活动分子李明哲近日也证实了赤山监狱的强迫劳动工作量巨大。在押的囚犯每天要劳动 11-12 个小 时,有几个监区甚至每天劳动 13-15 个小时。一年只有 4 天休息时间。我对我先生的状况十分担忧。中国政府于 2022 年 4 月 20 日批准了两项反对强迫劳动的国际公约,分别为 1930 年通过的《强迫劳动公约》以及 1957 年通过的《废除强迫劳动公约》。期待联合国人权高专能够敦促中国政府遵守自己的承诺,不能继续说一套做一套。 法广: 那您对联合国高专有哪些具体的要求? 施明磊:期待联合国高专能够对中国政府违背公约的行为依法进行惩罚,因为中国有法律义务接受国际社会的监督,即时公开其监狱的状况,确保被囚人士的安全和身心健康。程渊已经被中国政府任意羁押 1000 多天。至今被禁止律师会见,被禁止家属探视。期待中国当局在押人士最基本的权利,允许家人探望,允许律师探望,并且给程渊进行体检。因为监狱中的工作条件恶劣,有化学物质和有害气体以及粉尘污染的劳动的车间缺少基本的防护,造成囚犯的身体受到损坏,甚至留下永久的职业病。赤山监狱做鞋底成型的车间和做电子产品的车间有对人体有害的化学物质,囚犯 戴的却是普通的口罩,甚至是布料做成的口罩,需要时常换洗,只有监狱有领导来视察时才会发一次行的医用口罩。而两者都不是专业的防护粉尘和有毒气体的 口罩。程渊在被抓之前,有失眠的问题,他的家族有遗传的心脑血管病和糖尿病病史,同时 他有颈椎病和腰肌劳损。现在他在赤山监狱,每日 13-15 个小时的强迫劳动,加上不允许关灯的睡眠虐待,我十分担心他撑不到出狱身体就垮掉了!
    5/27/2022
    12:38
  • 戛纳电影节的电影市场
    每年耀眼的明星,实力的导演汇集一年一度的戛纳电影节的电影盛会,汇集了接下来一年的富有创意的电影,与戛纳电影节同步进行的电影市场,蕴藏着巨大商机,支撑着戛纳电影节捍卫的艺术创造的独立。请听法广专访台湾文化策计院彭俊陵。 近年亚洲电影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参加戛纳电影节的电影市场彭俊陵介绍说,由于疫情导致戛纳电影市场被迫中断和线上进行后,今年首次恢复隆重举行,前来洽谈的人非常多。 由于近年国际市场对亚洲市场更感兴趣,而台湾属于亚洲地区相对开放和自由的国家,自由的创作环境让台湾由丰富的创作主题,吸引不同需求的买家。
    5/27/2022
    6:33
  • 戛纳电影节 : 路易 加瑞尔的三部入围影片
    有“希腊男神”之称的法国演员路易 加瑞尔(Louis Garrel)本周连续登红地毯台阶,他携三部电影出席今年戛纳电影节影展,呈现了路易 加瑞尔的导演和演员的才华。 一部自导自演的《天真》 本届戛纳电影节路易 加瑞尔指导和出镜的家庭题材片《天真》(l'innocent),融合了浪漫戏剧与侦探元素,在联合编剧Tanguy Viel的协助下,在《天真》一片中路易 加瑞尔为自己创作了名叫Abel儿子角色,他被单身母亲养大,对母亲保护意识极强。当Abel得知他六十多岁的母亲Sylvie即将嫁给一位狱中男子时,他开始恐慌。 他在最好的朋友Clémence的支持下,竭尽全力保护母亲,但与未来岳父Michel的会面很可能为Abel提供新的视角。更何况继父不仅性感,而且有许多谋财致富的绝招,而这正是Abel担心的原因。 该片呈现一个风格多样的自传电影,路易 加瑞尔的表演时而让人热泪盈眶,时而让人大笑不止。 与前妻合作 在本届戛纳电影节竞赛主单元上映《杏仁剧院》一片,向法国戏剧节泰斗帕特里斯·谢罗(Patrice Chéreau)致敬,路易 加瑞尔出演了前妻瓦莱丽雅·布鲁尼-特德斯奇)指导的该片,担任主角谢罗。 路易 加瑞尔表示参加此片演出要要改变自己此前年轻人的情人偶像形象,他选择更加成熟的角色如担任《杏仁剧院》戏剧老师,并且进行导演尝试,拍摄以家庭题材为核心的影片,不同的艺术创作让他兴奋不已。 与意大利导演合作 自2006年起,导演兼演员路易 加瑞尔经常入围戛纳电影节,无论是竞赛单元和非竞赛单元,都展现了他的多才多艺, 。 今年作为“导演双周”首映片上映意大利导演和编剧皮耶特罗·马切罗的《起飞》,路易 加瑞尔扮演吸引女主角的那位魔术师。 从小进入演艺界 路易 加瑞尔出生于法国演艺世家,父亲是著名导演飞利浦 加瑞尔 ,路易 加瑞尔在6岁就与母亲出演父亲指导的《非常之吻》开启演绎生涯。 被称为“希腊男神”的路易 加瑞尔,英俊而古怪,浪漫而危险,沉默寡言却总能获得女性的好感。 路易 加瑞尔多才多艺,他在《巴黎小情歌》(Les Chansons d'amour)出演一为歌手,在2013年《意大利城堡》(Un château en Italie )中试验羞怯的恋人,在2014《圣罗兰》(Saint Laurent)中是传奇设计师的情人。 自2015年路易 加瑞尔执导了他的处女作《两个朋友)》Les Deux amis后,他开始作为导演活跃在摄影机后。 路易 加瑞尔继2021年和成为妻子的Laeticia Casta搭档拍摄环保题材科幻片《远寻绿洲》后,路易 加瑞尔开始涉足全新类型片浪漫侦探片。影片探讨了多个主题,游走于浪漫喜剧和抢劫片之间。路易 加瑞尔多才多艺喜欢从自身经历汲取灵感,演绎故事。 今年路易 加瑞尔再次指导和演出《天真》一片,也是第五次担任导演。
    5/26/2022
    4:40

Über 特别节目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特别节目, 要闻分析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at-App

特别节目

特别节目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特别节目: Zugehörige Podcasts

特别节目: Zugehörige Sender